親愛的~

 

收信快樂!

 

20111010日,此行赫爾辛基之旅的主要目的:拜訪二個身障組織及參加百年國宴。

 

雖然前一晚研究了一下地圖及路線,也大概走了一下市區,但還是有點「霧煞煞」;早上起來吃過早餐,還是決定問一下hostel的櫃台人員較放心。果然,櫃台人員的指引跟自己網路上查的路線完全不一樣,人工指引的路線簡單多了,只要搭路面電車再走一小段路就可,不用電車、公車轉來轉去。

 

約了10點到「Kynnys」(芬蘭身障者自立生活中心),此拜訪可得來不易,本來差點約不成呢!之前透過在冰島NNDR研討會認識的瑞典自立生活的主要推手Adolf RatzkaJ城大學Simo教授提供的連絡方式,幾經電子郵件連絡都沒下聞,幸好Simo教授再次幫忙連絡,在前往H城的兩、三天前終於確認拜訪行程,由會內一位律師接待我。Kynnys設立於1973年,正是美國障礙者發起獨立生活運動的隔年,該會由障礙者組成,宗旨為提倡障礙者人權、倡議障礙者獨立生活與障礙文化、增權障礙者。接待我的律師也是位障礙者,目前雇用個人助理獨自生活,她的個人助理也隨著她到工作場所來協助她;由於她的個人助理看起來並不像是芬蘭當地人,讓我不禁聯想起在台灣訪問過的幾位障礙者與她們的外籍看護的互動情形。原本約定拜訪時間是一個半小時,但是越聊越起勁,也發現越聊越多想進一步瞭解的,於是此段訪問從10點一直持續到1240分,因我還要前往下一個單位而不得不結束,當然,因為英文都不是雙方的母語,中間訪談過程還是有點語言障礙,因此時間也拖了一些。臨走前,接待者及其他幾位會內員工還送了我幾本書,並熱情地告訴我該怎麼接車到下一個地點,接待我的律師甚至還請她的個人助理帶我下樓去搭車,如此熱情款待,真讓我這個小人物受寵若驚。

 

好笑地是,公車到總站之後,應該就是火車站,但這才是我第二天的H城經歷,火車站的另一頭對我可是相當陌生的!一直擔心趕不上火車會誤了下段行程,加上又是寒冷的下雨天,決定還是問問路人比自己再亂摸索來得快!原來,前方的那棟建築物就是火車站啦!進入車站,看到「i」今天有開門,於是走進去再詢問一下我要去的地方該如何搭車,裡面的工作人員愛理不理地告訴我,就去找KI線的火車,問說是幾點有車,則又回說,自己看看板啊。話到此,已問不下去,只好靠自己。KI線的火車月台是在1-3月台,不像台灣一個月台只來一班車,1-3月台是在比較後面的,得走到某月台的後半段才是。看到看板上顯示的時間跟之前上網查的時間差不多,趕緊衝上火車。下一站,我要去拜訪的是FAIDDFinland Association on Intellectual and Development Disabilities,芬蘭智能與發展障礙協會,要在Malmi站下車再走一段路。

 

火車抵達Malmi站,下車之後,我該往左還是往右呢?沒有地圖可以查詢,只好再硬著頭皮去問店家,店家不知道我要去的地方在哪裡,但大概知道那條路的方向,於是,順著指引方向,我出了車站;同樣的問題再度出現,出站後該往左、還是往右?看著時間越來越近,也沒有時間再自己去找路,看到前方一間小銀行,於是開門走進去問路。櫃台的媽媽一時用英文講不出來,也不清楚我要去的方向在哪裡,但很熱心地又要幫我查地圖,又要幫我問銀行內其他行員,她這麼熱心,我實在也不好意思掉頭就走,但一邊又心急著約定的時間就快到了,終於,櫃台媽媽找到了方向,告訴我出門後左轉、直走,會看到警察局,可以再去問警察。好吧,至少我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轉。左轉、直走後看到警察局,咦,我要去的那條路就在前面嘛,啊~看到了,就在左邊!由於FAIDD有三棟建物,要去拜訪的那位告訴我直接到A棟四樓櫃台,櫃台人員就會帶我過去他的辦公室。

 

FAIDD1952年設立的非營利組織,以智能及發展障礙者為主要服務對象,主要致力於研究及發展服務,並編製簡易溝通的資訊,以及利用科技輔具協助與智能及發展障礙者溝通。接待我的是研究發展部的部長,也是我在台灣的教授的研究夥伴,我與他在冰島的NNDR研討會上有過一面之緣,但由於部長在趕稿,後來由部內一位資深研究員帶領我參觀,並與其他研究員簡單談談他們現階段在執行的研究計畫;另外也參觀了他們的圖書館,他們非常自豪館藏有豐富的與障礙者研究相關的資訊,包括書籍、期刊的電子期刊等等,確實讓我大開眼界,而只要有在芬蘭境內的居住地址,不論是何地都可以向該單位借書,現場借閱或通訊借閱;可惜我當天的時間不足,無法沉浸在那片書海中。後來發生一段小插曲,我回來J城後,收到該會圖書館管理員的來信,告知我帶去贈送給他們的兩本筆記書(感謝智總贊助!)將列為他們的館藏,此乃是該會館藏中第一本來自東亞國家、並且是障礙者的藝術作品集,但因沒有英文,希望我能提供一些基本資料讓他們可以建檔。後來也將此好消息與智總同仁分享呢!

 

兩個單位參觀拜訪下來,感覺很不同。一個是做直接的服務與倡議,一個是偏重在研究;做直接服務與倡議的讓人感覺較溫暖、做研究的讓人感覺較有距離感,很怕自己講錯話。不過,或許也跟前者未與台灣接觸過,後者已有與台灣合作的經驗,而拜訪前者前我自己做了較多的準備,對於後者的資訊則掌握較少,因此參訪深度也很有限,加上又因找路而遲到了一會兒的緊張心情,也讓自己的表現欠佳!但是,透過直接的接觸與參觀,對於芬蘭障礙組織有了些基本的概念。

 

結束了這天三分之二的行程,接著則是再回到火車站附近的Finlandiatalo(Finlandia Hall,由芬蘭知名建築師Alvar Aalto設計的芬蘭音樂廳兼會議中心),參加由台北駐芬蘭辦事處舉辦的百年建國國慶宴會。這個消息是由住在隔壁棟的台灣學長處獲知的,後來我直接寫信問辦事處我是否能前往參加,難得的百年國慶,想看看身在海外我們的政府單位會是怎樣的慶祝方式。一進到會場外大廳,看到排隊掛外套的人列,於是跟著去排隊;「掛外套」這件事,從一開始地很新奇(第一次在冰島的經驗!)、到覺得彆扭、麻煩,到現在我好像越來越入境隨俗了。本以為會通過什麼檢查哨,掃瞄是否攜帶危險物品,但是,安全人員在協助掛好外套之後,給了個號碼牌,就可自由依指標前往宴會會場了,「國宴」的安全維護如此鬆散,倒是讓我略微訝異;但,或許是小國,受重視程度也有限,也可能是芬蘭當局相當信任它的治安吧。

 

會場前方的螢幕顯示著「建國百年」的圖案,我猜想這應該跟在台灣國內看到的是一樣的,前方還豎立著觀光局宣傳台灣旅遊、有著平溪天燈的那塊背板,我們的代表曾慶源與夫人站在背板前與來賓留影。入口的左手邊,則擺著一張小桌子,上面放了一些台灣宣傳品,以及建國百年紀念徽章與磁鐵,看到一些外賓當場就將徽章別在她們美麗的旗袍上,象徵與台灣站在一起。而會場中間,則擺著一塊大冰雕,中間夾了一張百年國慶的標示,算是整個會場的佈置主體。來賓有外賓、當然也有台灣同胞,大略目測一下,應有200人左右與會吧,後來發現,很多都是在赫爾辛基的交換學生,來自J城的只有我一人!也有些是「老台灣-芬蘭人」,已在芬蘭居住十年、二十年以上,有先生是芬蘭人的,也有因先生經商而移民過來的。

 

IMG_0079.JPG   IMG_0088.JPG   IMG_0089.JPG  IMG_0106.JPG   IMG_0110.JPG   IMG_0113.JPG  IMG_0091.JPG   IMG_0114.JPG          

 

宴會由台灣代表致詞開始,我本來以為會是中文講一段、芬蘭文講一段,結果代表全程都用英文致詞,大概就是講些台灣的優勢、與芬蘭的未來關係之類的;接著是芬蘭的一位年輕代表,我想官階應該也不是很高的吧,畢竟沒有邦交關係,只是禮貌性地還是要有個人來代表致意一下吧。兩人講完,舉杯互相祝賀,接著就是自由用餐時間。

 

宴會料理是自助式的西式餐點。在排隊拿餐時,一位曾到政大當一學期交換生的芬蘭女學生站在我前面,說著她原本還以為會吃到台灣料理呢!是啊,我本來也以為可以吃到一些台灣味,但是,在這個很難找到台灣食材的國家,「準備台灣味」這個難度可能太高了!因與會人員沒有一個是我認識的,於是便跟著前面這位女學生,拿了食物、端著盤子到某個角落邊吃邊聊;聊著聊著,來芬短期訪問的一位現任政大教授也加入我們的談話,因此語言也轉換成英文加中文;其他與會人員也是各自與其他與會人員聊著天。

 

一開始因拿了杯白酒在空腹時喝了點,導致我有點微醺,只能窩在那個角落吃我那盤食物;結果,我原本期待來此國宴大吃一頓,從頭到尾竟就只吃了那一盤,再外加一個慕斯,真是失策!酒還是該等吃了點東西之後再喝呢!後來人群三三兩兩地拍照,赫爾辛基的學生們大家都已互相認識,因此更加熱絡,雖然當場與其他台灣學生聊了天,但老實說,根本記不太清楚誰是誰,就連一位「老台灣-芬蘭人」跟我說赫爾辛基的亞洲商店的位置,我也沒記得、也搞不清楚方位,不過,這場聚會,倒是發現原來有這麼多台灣人在芬蘭呢!

 

看著人群漸散,我跟幾位學生也找了曾代表與夫人一起拍照留影,因天色已暗,而且跑了一天,加上酒精效力發揮,我人也累了,既沒有其他人情包袱,因此也就先行離開回hostel休息。出了會場,看到那群台灣學生們拿出國旗在會場外拍照,嗯,這對年輕的他們來說,是場難忘的海外國慶吧。

 

第二天的行程,滿載而歸!隔天可以用輕鬆的心情來看看這城市的其他面貌了。

 

Eunice

2011.11.01

Wrote In Jyväskylä, Finland

 

創作者介紹

收信快樂!!

euniceg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