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

收信快樂!

今年的8月16~20日,趁著暑假,暫時離開學校這個學術殿堂,我與一群日本高一學生及幾位日本成年人,渡過了不一樣的五天,也讓我看到了不一樣的台灣。我們去到了去年八八水災的受災區,昨天看到屏東縣來義鄉在此次凡那比颱風的侵襲下,摧毀了五十戶民宅,著實令人觸目驚心!也真無法想像不知是否是我們8月中才到訪過的地方...

以下這篇文章,是我在那五天過後所寫下的,同時修改過後的版本刊登在中華民國老人福祉協會45期會訊(2010年9月號),在此與你分享。

*******************************************************************************************

您是否還記得,16歲的暑假,您在做什麼?

您是否還記得,第一次出國,您做了什麼?

6個日本九州福岡縣立浮羽工業高校汽車研究社一年級的16歲的孩子們,在今年816~20日,在校長竹口伸一郎先生及兩位指導老師的帶領下,獻出他們的第一次出國經驗,來到台灣為輪椅使用者修復輪椅。

「空飛輪椅(Flying Wheelchairs)」這個計畫,對台灣人來說,或許很陌生,但在日本已運行了二十年,現在不但將此計畫納入國中英文教科書中,更將執行這二十年來的感人故事集結出版成冊。在日本每年約有3萬台廢棄輪椅,但這些廢棄輪椅並非全然損壞至無法使用;二十年前,一位泰國人向日本朋友提到,在泰國有許多需要輪椅代步的人卻沒有輪椅使用,不知日本方面可以如何協助,這樣的需求成為「空飛輪椅」這個活動的起源。這個計畫,以日本社會福祉弘濟會(簡稱「日社濟」)為中間連繫單位,透過日本工業高校及大專院校之學生,從日本各地將二手輪椅回收、維修後,藉由前往各個國家的旅行者擔任運輸志工,將輪椅納入旅行者的攜帶行李中,把輪椅帶到該國、免費送到需求者手中,因之稱為「空飛輪椅」;透過這樣的飛行,日本的二手輪椅已經協助了21個國家的輪椅需求者,特別是東南亞國家(泰國、斯里蘭卡)。隨後,參與在該計畫的日本國內學校越來越多,現約有50所,有些學校提出期待,希望能透過平日在學校中進行維修輪椅的學生親自將輪椅送至需求者手中,除了讓這些學生可以了解到其所從事的志工工作的意義,更期待可以擴展這些學生們的國際視野;於是,在日社濟福祉部長佐佐木俊一先生的連繫下,開展了學生海外親送的空飛輪椅活動。

我與空飛輪椅活動的結緣,源自六年前(2004)我參加日本全國社會福祉協議會的「亞洲社會福祉從事人員研修計畫」,在東京時透過佐佐木先生的引領,來到東京大森工業高校與該校學生一同進行輪椅維修工作。那時對於這樣的活動仍懵懵懂懂、不知其內涵意義,且身為社會工作者,對於這樣的活動帶來的後續福利效應,其實仍抱持著存疑,也不以為意;但這六年來,與佐佐木先生的持續互動,以及協助該計畫在台灣的小型活動,對於此計畫有進一步的瞭解。20099月,我更在佐佐木先生的邀請下,參與此計畫在泰國的活動,該次活動除了日本學生及社會福利從事人員,同時也有來自韓國雲海台工業高校的學生一起前往,並與泰國當地的學生、志工互動交流,我則是該次四國交流活動的唯一台灣代表。雖然我並無具備修理輪椅的技術,但是那次活動中,幾天的相處觀察,對於這樣活動的意義,我漸漸有較深入的瞭解:輪椅,只是一項媒介;培養學生對人的關懷之心,更是它背後的內涵。台灣近年來推行「公益旅行」,旨亦在藉由旅行的過程從事公益活動,雖然只是盡一份小小的心力,但更在培養年青人的關懷心;對照「空飛輪椅」,不正也是這樣的精神?!

今年8月在台灣的這場旅程,我有幸透過中華民國老人福祉協會陳維萍秘書長的邀請,全程陪同參與。第一天抵達桃園機場後,一行15(9位來自福岡、5位來自東京、外加我1位台灣女子)將從日本帶來的七大箱工具、近30台的輪椅運上大型遊覽車,出發前往此行的第一站─高雄縣美濃鎮。日本來的夥伴們,16日清晨五點多就起床準備、搭機,來到台灣已多少帶著些惺忪與疲累,加上炎熱的天氣,遊覽車上這群學生們敵不過倦意,紛紛睡去;車程近六小時,終於抵達美濃。在台灣的第一餐客家料理,不知是學生們太客氣,還是不太合他們的味口,正在成長發育的年紀,卻吃得不多,但仍有禮貌地說著好吃!而在餐廳,透過台灣研修生聯盟另一成員鍾蘭珠小姐的接洽,也與幾位南部社福團體的夥伴們相見互動。當晚住宿廟裡的香客大樓,不但對這群學生們、對我也都是初體驗。在夜晚安靜的寺廟廣場,將15台自日本帶來的輪椅捐贈給南部團體帶回分送給需求者,而南方部落重建聯盟的工作人員也運來了兩台待維修的二手輪椅,當晚老師及學生們便展開檢查工作,確認待維修輪椅之狀況;隔天一早更花了二個多小時,徹底更新這兩台輪椅。廟方管理伯伯及鄰近居民,都不時好奇前來觀看,更在我們離開時施放鞭炮為我們接下來的旅程祈福。

第二站我們來到屏東縣潮州的忠誠營區,該地為一軍區用地,目前是八八風災過後為受災居民搭建的組合屋區,時過一年,目前仍有近500人居住於組合屋中。透過介惠社會福利基金會徐秀維主任(亦是台灣研修生聯盟成員)的連繫及該會工作人員的協助,得知有輪椅需求者但無力購買,因而贈送了2台輪椅給該處2位需求者。在將自日本帶來的輪椅贈送給使用者之前,他們都會先瞭解使用者的體型,以挑選適合的輪椅;且會再次確認輪椅是否有在運送途中因搬運而損壞,確認一切OK之後,才會將輪椅送出。隨後,更往山區的義林鄉、丹林鄉、來義鄉古樓村等地,進行贈送與維修輪椅的工作,在古樓村約有近5台輪椅得到修整;將輪椅送至原住民長者家中時,也請長者親自坐上輪椅,再檢查其合用與否,如腳踏板高度是否需再調整?長者使用該台輪椅是否可自行操作?...等,若發現不對,當場再行調整,完全以使用者為中心的考量,著實令人感動。第三天在屏東縣泰武鄉生活重建中心的廣場下,透過村長的廣播,陸續有原住民長者或工作人員載來待維修的輪椅,在大太陽底下花了4~5小時、維修清潔了近10台的輪椅,之後再親自將維修好的輪椅送至無法前來的使用者家中,再次確認是否合用。在泰武鄉將所帶來尚未送出的輪椅確認無再損壞之處後,便致贈予泰武鄉生活重建中心以分贈至更遠山區部落的需求者手中,當天(818)的活動於原住民電視台新聞時段播出,隔天自由時報地方版的新聞亦刊登了該活動。

在泰武鄉的工作結束後,此行南部的拜訪亦結束,再度搭上遊覽車,前往高鐵左營站搭車北上,繼續後續行程。對於日本新幹線未達的九州孩子們而言,幾乎都是首次搭上新幹線(高鐵),雖然連日來的工作疲累,但仍掩不住初體驗的欣喜之情。回到台北,隔天與國立海山高工的學生共同在台北市私立老人安養護中心愛愛院進行輪椅維修,這是該活動首次與台灣學生的交流,維修過程中雖然語言未必相通,但是技術的傳達可從做中學,即使只有短短半天的時間,台灣學生的熱情感染了這些內向的大男孩,彼此合力分工,將院內長者約20台的輪椅整修、再度賦予新生命!院內工作人員或長者仍陸續推來待檢查的輪椅,然因時間有限,只能對未能維修的輪椅說聲抱歉了。學生與學生之間的交流,亦是此活動發展的目的之一,讓年青學子可在花樣年華即有機會透過彼此自然的互動以漸漸拓展國際視野,互相學習彼此的文化與長處;因此當天(819)下午透過志工郭瓊珍老師的牽線,與大同大學進行參訪交流,做為另一個與台灣學生交流的可能契機。五天來的南北奔波,在大太陽底下的工作,我都想著有多少台灣孩子承受得住?這趟來,日本學生們雖也陸續發生腸胃炎、中暑的狀況,但其中得到急性腸胃炎的那個孩子即使去吊了點滴一週來幾乎未吃什麼東西,還是對我說著:明年,我還要!!

除了白天的輪椅維修工作,每天晚上及在遊覽車程中,也在老師及佐佐木先生的帶領下,進行檢討會議,老師告訴我,或許旁人看來太過殘忍嚴厲,但是,他們此趟目的並非是讓學生來偷懶放鬆的,三年後,這些高工一年級的孩子將踏入社會工作,他們希望透過這樣的活動慢慢培養、教育學生正確的工作態度、提升他們的工作技能,讓他們能夠學以致用,為社會貢獻。

「社會福利是什麼?」這是佐佐木先生最常問我的一句話。社會福利,不是從課本中背下來的句子,也不是所謂專業工作者自識專業的高傲行徑,這五天與這些孩子、老師們的相處,我看到了對服務使用者(輪椅需求者)、服務提供者(學生)的互相關懷,雙方都是社會的主體,大家一律平等、同樣重要,只是居於不同位置與需求,各自盡不同心力罷了。社會福利是什麼?我想,是以「人」為中心的關懷精神。這五天,謝謝你們,讓我體驗了不一樣的台灣,也讓我對社會福利,有更深層的體會。

20100819 nesw of Flying Air Wheelchair in Taiwan(2).jpg 

Eunice 2010.9.24

wrote in Taipei,Taiwan

創作者介紹

收信快樂!!

euniceg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