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

 

收信快樂!!

 

 

澳洲所屬的最南邊的區域,是面積有台灣四倍大的Tasmania(塔斯馬尼亞),其四分之一的面積為國家公園,哇~想想看,整個台灣那麼大的國家公園耶!我的旅遊書(精英出版社)說,Tasmania有多處世界遺產及獨特的自然生態。其土地原本和澳洲本土相連,一萬年前因氣溫升高,海平面上升,所以才形成現今島嶼的形態。我想,照現在全球氣溫暖化的速度,台灣這顆小島,不久就會變成海裡的奇幻島吧...

 

不知為什麼,TASMANIA,塔斯馬尼亞,這個名字,總給我很神秘的感覺,像是有什麼魔力在召喚著我;出發前往澳洲之前,這裡就列為我必到之點,我甚至第一站就想到這裡來呢!流浪途中,也曾想過要到Tassie(Tasmania的簡稱)來找工作,暫居於此,但,時不我予。

 

終於,我跟ArialMelbourne報名了旅行團,200921日星期日,就在Melbourne40多度高溫蒸烤的那一陣子,我們搭上Qantas國內線835分的飛機,經過一個多小時的飛行,從Melbourne抵達了Hobart(郝伯特,Tassie的首府);由於澳洲假日的大眾交通工具的早班時間都不算早,七、八點才開出第一班車,我在訂飛機時沒注意到我根本就沒那麼早的火車可搭到市區去換巴士到機場,後來只好跟麵包店老闆Harry求助,真是超級nice的人,不但准我假出去玩,還得一大早起來開著他的義大利跑車送我這個麻煩員工去機場!

 

我們的行程是22日一大早五點多要在Hobart的某處集合,展開環島一圈的六天自然生態Adventure之旅,所以,我們先在21日抵達Hobart,先慢慢瀏覽Hobart這個海港城市,也找找我們隔天一早要集合的地點。這一晚,住的是12 人房的Backpacker,我從來沒住過這麼多人的房間,不過,為省點錢,而且只有一晚,所以也就無所謂了,幸好,房間不太擁擠;後來陸續住進其他的背包客,隔天一早集合,我們才知道,有些室友原來也是我們同團參加adventure之旅的夥伴;當晚,在backpacker的房間裡,有個日本妹看到我,用日文問了聲:「日本人ですか(妳是日本人嗎?)」我一時愣住,倒不是聽不懂,反正已習慣被當成櫻花妹了,愣住的原因是,我要用英文回答、還是用日文回答?愣了三秒鐘,還是用日文回答了「いいえ(不是)」,然後就趕緊外出與在樓下等我的Arial會合去覓食!那個日本妹也是我們同團的夥伴,後來聽她說,當我用日文回答完,換她愣住了,為什麼不是日本人還會用日文回答她?這一團行程下來,因她知道我也可以講日文,所以她跟她朋友就開始霹靂啪啦地、自認為我都懂地對著我猛講日文,也不管我是否聽得懂,因此,我又在三種語言頻道中切換了:英文-其他國籍的夥伴;中文-Arial;日文-日本妹!

 

IMGP0559-named.jpg 

 

我們這一團的夥伴組合非常有趣,有我跟Arial兩個台灣來流浪的姑娘、有四個日本人,其中一對年輕情侶,另外兩個是在雪梨學美容美髮的,就是猛用日文跟我對話的那兩位日本妹、有三個也是拿working holiday visa來的瑞士德語區的姑娘,她們是在旅程中相遇的,後來一起來參加這個行程、有個義大利的空姐來渡假,她很愛澳洲,已經來過很多次,不過,Tassie也是第一次,後來,我們跟她學了幾句義大利文唷、有來自奧地利的二女一男青梅竹馬,二個女生在Perth(伯斯,西澳第一大城)當交換實習醫生,又高又帥的男生是來找她們玩耍的、還有一對不太會講英文的法國老夫妻,據那位爺爺說,他們已經結髮近五十載,他們是在某次旅程中相遇,後來又在另一次旅途中再次相遇而結緣、還有一個不太會講英文的韓國妹,第一次出國,也是拿working holiday visa來的;當然,還有我們那位兼司機、導遊,還要負責這一團人的吃、住、安全等等在台灣至少要兩人包辦的工作,全都一人包辦的超級無敵厲害的澳洲籍導遊,年齡約26~27歲,但已經跑遍全澳洲約五次,非常熱衷於擔任導遊這個工作,而且,不論我們的英文程度好壞,他總是盡心地解說,即使外型看起來嬉皮、吊兒郎當,但從言談中可發現他對於澳洲、尤其是Tassie的自然生態,非常關心,澳洲年輕人對自己土地的衷愛,從他身上可以看到感動。

 

第一天,集合完畢,確定沒有上錯車、接錯人,我們就在十多度的氣溫、飄著雨的天氣中,向西行展開我們的Tassie Adventure!

 

第一站是Mount Field National Park,在這裡,我們穿著方便雨衣,在森林中健行,開始慢慢看到Tassie的自然生態;導遊說,我們帶了什麼來,就請把它都帶走,即使是果皮、或是籽等會腐化的天然物,遺留一丁點兒,也會破壞這裡的生態。然後,停留在Lake St. ClairFranklin Gordon National ParkNelson FallQueenstown,愛喝酒的夥伴們,在Queenstown買了幾瓶酒,然後我們抵達第一晚的住宿地,位於Strahan這個小鎮的導遊所屬的旅行社所擁有的別墅。

 

Strahan是一個Tassie西邊沿海的小鎮,隔天一早我們在和煦的陽光照射下,騎著腳踏車稍微繞了這個美麗安祥的小鎮,雖有幾隻鴨子在路上散步,有些人們坐在咖啡店外吃早餐,但卻讓我感到說不出的寧靜,是讓人安心的那一種,而不是死寂的那種,覺得時間就算在這裡靜止了也不足為奇。在這裡,我跟Arial互相寄給對方一張明信片。然後,繼續上路。

 

 

IMGP0664-named.jpg 

 

接近中午時分,導遊帶我們來到另一座森林,但是,穿越森林往上走,我們竟來到一片沙漠,一望無際的Henty Sand Dunes,竟然與周圍這片茂密的森林相鄰!導遊帶我們認識了沙漠中的植物,也找到了留在沙地上的wallaby(夜行性動物,中文翻譯成「小袋鼠」)的足跡,沙漠的生態,又是另一個世界。

 

往北在Zeehan短暫停留,我們接著來到了Cradle Mount National Park,沿著wombet(袋熊,也有中文翻譯成「王八」)保護區步道走,我們近距離地看到了這種可愛的中型動物,雖然導遊說,是他打電話叫那隻wombet走過來步道邊讓我們看的,但他還是不忘提醒我們「保持距離」,以免被牠的爪子抓傷了。然後,我們來到了Dove Lake(野鴿湖),導遊指著環湖的那片山說,那就是我們明天要去的地方。

 

IMGP0752-named.jpg 

(這就是Wombet)

 

 

這個晚上,導遊煮了CousCous,是一種像小米一般的食物,中文翻譯成「義大利麵粉」,只要加點鹽巴及奶油,和著熱開水攪拌,就可以吃了,在西方國家似乎常吃,但是,我卻第一次知道有這樣的食物;若只光吃CousCous會較沒味道,搭配著像燴飯般的有著濃稠湯汁的配菜,就好吃極了。後來我還在澳洲超市努力尋找CousCous,寄回台灣來,但在家第一次試煮之後,家人卻不青睞,覺得不對味,唉~我還是沒有抓到澳洲味。

 

IMGP0768-named.jpg  

 

Cradle Mountain是登錄在世界遺產的山林地區,標高1,545公尺,環繞的群山映照在Dove Lake上,彷彿就像天堂。第三天一早,我們做好各自中午要吃的三明治,帶著1.5~2公升的水,再度來到了Dove Lake。導遊指著標示牌,告訴我們評估自身的體力,能跟他走的人就會爬到高點、走完全程,約需6小時,若體力無法負荷,可以沿著湖邊改走其他條路,約好幾點在停車場會合後,一行人就出發了。很久沒爬大山、也沒在做訓練的我,往上爬的第一個小時,真是喘到覺得自己快要氣絕了,但跟著導遊的腳步往前衝,走在前面總還能抓到時間休息,但Arial的速度漸漸變慢,我們倆也就分開各走各的了,不知何時起,韓國妹走在我的或前或後;而日本妹的精力超旺盛,邊爬山還能邊吱吱喳喳不停地說著話,我呢,除了偶爾回應幾句,就是忍不住地抬頭看看面前這座雄偉的山群。當到了某個高點處休息時,隊伍拉的太長,讓我們早到的人多了一些休息的時間,到這裡,體力不支的人也知難而退,在這裡轉向走其他條路了。Arial跟義大利空姐幾乎是最後抵達的,於是,Arial說她爬到此原本體力應可再提升,但擔心之後的路程又要造成大家等待的負擔,於是決定轉向其他步道;至於我,原本想說一起來旅行,還是應該要跟Arial一起走,但是,自己也很想再往上挑戰,而且,當下很想為台灣人爭光,覺得無論如何也要繼續往上爬,所以,跟著導遊的步伐,繼續向上邁進。

 

IMGP0800-named.jpg 

 

我的身體總在不經意中讓我感到驚奇,許久沒爬大山、也沒在運動的我,經過了第一個小時的喘氣,竟然還能夠上上下下地、甚至需徒手攀爬地征服了高點,從高點看下來的Dove Lake景色,又是另一種難以形容的美。愛登山的人都知道,當揮著汗水在山頂駐足的那一刻,那種喜悅與滿足,已經取代了在登山時的疲累,而且,是一種無法忘懷、會上癮的滿足感。即使自己做的不怎麼可口的三明治,此時嚐來也彷彿人間美味。

 

六小時的體力大考驗之後,大家平安地在我們的四輪傳動廂型車邊集合,從山下再度往山上看,最後回望Dove Lake的美麗,很開心自己堅持地爬上山,也很難以置信我真的做到了!勇猛的導遊,在稍事休息之後,再度驅車往北來到了Devonport( 得文港),一個離Melbourne最近的港口小鎮。

 

 

Eunice 2010.2.20

wrote in Taipei,Taiwan

創作者介紹

收信快樂!!

euniceg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