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

 

 

收信快樂!

 

 

日本今年度獲選的代表漢字為「絆(きずな)」,表示因為311地震、海嘯及福島核災的複合式災難,使日本人民重新體認到家人、朋友、環境的重要,將日本人民的心緊緊相繫;也因世界盃女子足球賽日本獲得冠軍而振奮受災重挫的日本人心,將人民的心維繫在一塊兒。

 

 

回顧2011這一年,代表你的漢字,是哪一個呢?

 

 

想想這一年來,我個人的狀態,算是界於「動」與「靜」之間吧。

 

 

學習上

從年初提報論文proposal(大綱)過關,上半年台灣南北跑訪談六位障礙者,通過NNDR(北歐障礙研究學會)的投稿與五月下旬飛到冰島參與該研討會的英文口頭發表,看似非常有進展地往前邁進著,卻也在那場生平第一回合的發表之後,論文一切沉靜至今,不知如何下筆,而因沒再有進展地焦慮著。

 

 

參加了學校與所上舉辦的畢業典禮,人生的階段看似往前進了一步,但也因為尚未完成論文,還未拿到畢業證書,不是真正畢業,卻接到學校寄來校刊,抬頭被寫上「校友」,提醒我目前所處的尷尬的社會位置。

 

 

藉著交換學生的名義,花了36小時的移動時間,來到遙遠北歐的芬蘭,想要學習這個福利國家的障礙福利,卻也在來到學校發現沒有相關英文課程之後而略感沮喪;想要透過與機構的連繫互動來自我學習,但也因位處中部小城市,而與機構所在的首都赫爾辛基距離遙遠而未能如預期;想在「教育第一」的芬蘭課堂上學習到新東西,卻也因語言障礙與陌生議題,而發現吸收力與學習力大減。

 

 

 

環境上

從學校到家裡,從台灣到冰島、荷蘭,再回到台灣,然後再出發至芬蘭,從芬蘭中部小城旅行到俄羅斯及北芬蘭、穿越芬蘭邊境至挪威小村的北極海邊,這一年,走了一些陌生與未曾想過真能成行的旅程。

 

 

芬蘭中部小城的森林生活,不同於台北擁擠緊湊的步調。在台北,買個日常生活用品,街角的24小時商店就可以買到;在這裡,步行15-20分鐘至店家已是很便利的距離,沒有全年無休的店家,來回加購物採買時間,12個小時算是平常。在台北,想吃什麼,街上商家隨時都買得到;在這裡,不但沒有好吃的台灣小吃,沒有中國城的小城市,更找不到台灣食材,但自己煮的食物,吃的健康營養又合味,還吃了台灣吃不到的麋鹿肉,花在烹飪的時間雖多,卻也漸漸樂在其中。在台北,依賴大眾交通工具來移動;在這裡,則多半依靠腳踏車與雙腳。在這裡,芬多精含量的豐沛、好動敏捷的松鼠來作鄰居、日照只有五小時的漫漫長夜、以及雪/雪雨/雪冰的景緻,更是在台北體驗不到的生活情境。雖也有不習慣之處,卻也如此渡過了五個月。

 

 

 

服務上

臨時被找去支援智能障礙者的團體家庭夜間生活協助,雖然只有三個晚上的夜勤,卻再度發現自己的耐心與EQ果然欠佳,對於擔任第一線服務人員仍有很大的挑戰與進步空間;也更佳深刻體認到理念、理論與實踐之間的落差,並更佳佩服從事第一線服務的工作者。

 

 

一直以來參與的日本空飛輪椅活動,從311地震後更積極投入協助從台灣購買與運送品質佳又價格實惠的輪椅輪胎,在連繫管道與運送方式稍微進入穩定期後,卻也因個人生涯的調整而將該協助連繫事務轉交學妹,從積極參與角色轉向被動協助諮詢的後勤角色。

 

 

為了瞭解、熟悉障礙者個人助理服務的運作,及理論與實務間的實踐,在擔任了數次的個人助理之後,也因出國一事而中斷。

 

 

 

心境上

今年從有微薄收入、尚能養活自己又變成完全沒收入,在輕熟女的年紀還得依靠辛苦的老媽打零工、收取回收的微薄收入及她的老農津貼來養我,資助我在北歐的昂貴開銷、與在台灣的學費;還有幾位好朋友們在自己經濟也拮据、還得養房養孩子的情況下仍情義金錢相挺,贊助我在北歐的生活費。經濟上無法獨立的壓力,讓我在心境上覺得虧欠老媽與好友們許多,卻也更深刻體驗障礙者在獨立生活的期待下,經濟獨立自主是多麼重要的元素。然而,焦慮的心情並無法立刻改變我現在的經濟不獨立狀態,因而時時提醒自己,感謝老媽與好友們的付出。

 

 

而此次北國芬蘭居,雖非第一次在國外長期居留,但隨著年紀增長,及心境上的低沉,已不如第一次出國的日本研修時及第二次出國的澳洲流浪時的好奇與好動。對於與自己年齡相差一輪的其他年輕國際交換生,不想再花心思與金錢、時間參與其party來互動,覺得躲在自己的舒適房間中,過著很宅的生活,抬頭看看窗外的藍天、綠樹與下雪,偶爾外出散步,欣賞森林與湖畔景緻,與自己相處,這樣一個人的生活,也沒有那麼糟糕。雖然在黑夜中總會感到寂寞,雖然可能幾天都沒開口說話,雖然偶爾覺得被世界遺忘,但卻已漸漸意識到,今年的自己、現在的自己,是在為自己而活,是在為無法出國久住的老媽與好友們的夢想而活。這五個月來也因自己的遲緩與沒有產出而焦慮,然而換個角度細想,生活上的體驗,不也在無形中有了新的學習與思考角度。

 

 

 

人生無法一步登天,想要達成的目標在現實上或許也無法完全達成,但是心態成就事成與否。

 

 

日本好友因為看到災區重建速度緩慢而全然無「新年」的感受,我說,不論是明年、下個月、下週、或明天,不都是新的開始?若失去了對「新的開始」的期待,那人生豈不是更加苦悶?

這麼說其實也是在鼓勵我自己,要調整低迷的心態。在芬蘭的日子已過一半,沮喪地、焦慮地、鬱悶地、不開心地,就讓它過去吧。

 

 

 

2012,不需華麗、熱鬧的儀式,就這麼靜靜地,給自己一個新的開始,一點一點前進吧!

 

Onnellista Uutta Vuotta!

 

 

Eunice 2011.12.30

Wrote in Jyväskylä, Finland

創作者介紹

收信快樂!!

euniceg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