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

 

 

收信快樂!

 

 

Sauna(桑拿、三溫暖,或稱芬蘭浴)是地處寒帶氣候的芬蘭人的生活文化之一。據說比較有錢的芬蘭人家中會蓋一間桑拿室,而多數人則是到公共的桑拿室。全家人一起洗桑拿浴亦是維繫家人感情的媒介。正統的芬蘭浴,是以木頭搭建成的小木屋,內有燒燙的石頭,要不時在燒燙的石頭上澆水引發蒸氣,溫度可高達攝氏80100度,再以樺樹枝拍打身體到皮膚發紅;洗桑拿之前要先沖水淨身,芬蘭人一般是不穿任何衣物或泳衣,以自然裸體進入桑拿室,但會攜帶一條浴巾入內,鋪在木頭搭建的座椅上,再坐在浴巾上;然後每隔1015分鐘左右,到蒸氣室外沖冷水,甚至到戶外冷卻一下,夏天可能會跳入湖中,冬天我聽過、也看過有人到雪地上翻滾,甚至在結凍的湖面挖個洞、跳入湖中!(之前來當交換生的所上學姐們,似乎真的有跳入結凍的湖水中呢!)再回到桑拿室,幾次冷熱交替。講究一點的人,還會使用桑拿專用的精油,當澆水在燒燙的石頭上,桑拿室會充滿精油的香氣呢!

 

 

我在台灣時,雖然次數不多,但若有機會,本就還蠻喜歡到蒸氣室蒸一蒸;到了這裡,得知我的住處一樓有一間公共桑拿室,且有固定的男女分開的公共開放時間,每次12小時,在該時間前往就可以免費使用;但若想要有私人使用的時間,可以跟管理單位預約,但需額外付費,每個月5歐元(20121月起將漲至7歐元/月)。來到芬蘭,當然要體驗一下芬蘭浴,於是,我也興起嘗鮮的念頭前往;不過,我畢竟不是芬蘭人,對於裸體進桑拿室仍有排斥,因此,還是穿了泳衣,而且,既是放鬆,當然就要找到讓自己最舒服自在的方式。

 

 

第一次前往時,在桑拿室中遇到四位同是來自不同國家的交換學生,在八月學芬蘭文時曾見過但未曾交談過,多半是歐洲人,其中一位來自非洲,因為大家都不是芬蘭人,因此每個人都著泳衣入內;而且,有些人來自不同棟公寓(我通常都遇到來自非我這一棟的住民哩~),同處一間小小的桑拿室,還是會有些簡單的交談,通常不外乎:妳來自哪裡?妳住哪一棟?妳在芬蘭多久了?妳主修什麼?妳是哪個學校的?(因為這個城市除了JYU,還有另一間科技大學)。第一次的經驗,對一同在桑拿室中的幾位都是初體驗,因此大家也就發展出自己的一套方法,讓自己放鬆享受蒸氣。

 

 

我這個懶人,懶得跑到其他棟去體驗,且我住的這一棟開放時間還算多,一週有五天,據他棟住民說,是開放最多時段的呢。因此我將一週的開放時間記下放在桌前,以便查詢;想去時就先在房間換好泳衣,再套上簡單的居家服,拿起浴巾與水罐,穿上夾腳拖、走到樓下去蒸一蒸,之後再上樓來洗澡,也省得帶著大包小包的各項裝備。

 

 

第二次,遇到了約莫十個左右的越南學生,小小的桑拿室,大約容納67人就已感覺空間擁擠,因此,一下子擠進十多人,在高溫的蒸氣中,隨時都會碰到旁邊的人,真的無法放鬆;而這群越南學生,都是初體驗,一群人興奮地高聲嘰嘰喳喳,搞得我這個唯一非越南人頭痛欲裂,卻也難以啟口請她們安靜;本想來放鬆的心情,完全呈現反效果。

 

 

第三次再去,一聽到來者又是操著越南話,上次的不佳經驗再度浮現,但又不想示弱地奪門而出,於是還是決定讓自己再怎麼樣也要蒸一蒸才行。幸好,這次雖也只有我是非越南人,但人數沒有上次恐怖,此次出現在桑拿室的越南學生,我雖不確定是否有與上次重疊者,但至少安靜多了。其中一位初體驗的年輕妹妹,在跟我聊了久一點之後,我也忍不住跟她小小抱怨了上次的不佳經驗,希望可以透過她的越南社群傳達給那些越南學生們,而她倒也不好意思地跟我解釋說,應該是上次那些人太過興奮了吧,對於打擾到別人(我),她也感到抱歉。不過,越南人的大嗓門,真不是想在桑拿室中放鬆時的絕佳樂聲。另一個觀察是,不知是否越南人比較放得開,或是因為她們是結伴同來,所以,有幾位越南學生,就比照芬蘭人文化:裸體;然而,完全沒攜帶浴巾,就大喇喇地坐進桑拿室,這是芬蘭文化中相當不禮貌的呢!

 

 

後來,竟幸運地有幾次去,都只有我一個人,從頭到尾,成了我的私人桑拿享受!於是,或坐或躺,隨我高興,只可惜少了音樂。

 

sauna-1.JPG      sauna-3.JPG  

 

 

又一次在桑拿室中,遇到另一個越南女孩,已在此地二、三年,帶了瓶桑拿精油,因只有我們倆人,她問我是否介意她將精油加入水中、再淋在熱石上。芬蘭人的桑拿用品算是讓我大開眼界,我本來也曾經想買瓶精油來享受、體驗,但不確定自己會多常來,還是別浪費錢,現在既有她人準備,正好讓我藉機體驗。有了精油的香氣,果真不同於單純的蒸氣呢!而女孩也說,當她跟朋友們若有預約私人桑拿,有時她們還會淋啤酒或其他酒類以取代清水,那香氣更不同於精油;不過,即使只有單純的蒸氣,我也很滿足了。

 

 

又一次,是兩位歐洲的交換學生,她們相約一同前來,在桑拿室中談論著在party中遇到的男孩,誰誰誰怎麼樣,誰誰誰喜歡誰,其中一位女孩似乎被某位男孩kiss了,然後向另一位女孩說著自己的感受,及對那位男孩的感覺。我並非刻意想去知道或偷聽她們的愛情事,但在那小小空間中,她們不介意講給我聽,那我也就不用介意聽囉。不過,那一刻,我突然能夠瞭解,為什麼有些人談生意要在三溫暖中進行交易了。其實,這樣的文化,也跟日本人的溫泉文化相當呢。

 

 

在桑拿室的設備壞掉一個多星期之後,今晚,我又下樓去蒸一蒸去寒氣,也想讓因跌倒受傷而有在轉佳的右手可以舒緩一番。一下樓,發現有人已捷足先登,但看來又不是此棟的住民,因為大包小包、又是大外套、又是靴子;進入桑拿室交談後,是位浙江到上海唸書的姑娘,來此地的那間科技大學當一學期交換生,住在我要去使用洗衣機的那一棟樓;因本月底要離開了,想來把芬蘭的寒氣給蒸掉,而這是她第一次來我們這棟的桑拿室。這位姑娘潑水的力道大,一次潑了兩瓢水,太多量的高溫蒸氣也搞得我受不了,於是請她一次淋上一瓢就好。這位姑娘倒也幾次三番離開蒸氣室去沖冷水,但,就在其中某次我在蒸氣室外喝水時,姑娘也出來,直嚷著太熱了,站在門邊一會兒,還問我可否借我的水喝一口,說著說著,竟就在我眼前昏倒在地,嚇得我趕緊把她扶起坐在椅子上休息,還邊想著是否得要出去求救。幸好她一會兒就回復神智,跟我不斷地道謝與抱歉,說她在蒸氣室中覺得暈了,所以出來,沒想到還來不及冷卻,竟眼前一片發黑,就這麼倒下去了,直說著自己的身體果然太差、蒸了太久虛脫了之類的。我則趕緊將水拿給她喝,一邊降溫、也一邊補充水份,而也問問她剛撞到的頭疼不疼、休息之後能不能自己走回宿舍。我本來請她在那邊休息一會兒,我可以上樓套件外套與鞋子,再陪她走回去,但她休息過後,直說沒關係、可以自己走回去;但她也被自己嚇到了,說著再也不敢自己來了,不敢再蒸了。

 

 

有人死於桑拿的事件,在芬蘭也曾發生過;但這次的意外插曲,雖然幸好人沒事,但也算是個震撼的耶誕賀禮囉,不論對我,或對那女孩。嗯,下次去桑拿,還會遇到什麼樣的狀況呢?只希望別又是這類的挑戰心臟的事件囉!

 

 

 

Eunice 2011.12.25

Wrote in Jyväskylä, Finland

創作者介紹

收信快樂!!

euniceg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