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

 

收信快樂!

 

因第二天已順利完成此行來訪赫爾辛基的重點,在H城的第三天,刻意買了晚上六點的回程火車票,好讓自己有一些時間可以再走走看看這城市。

 

雖然之前看了旅遊書,知道有很多博物館可以逛,但是,一旦進入博物館,沒花個一、兩小時是出不來的,而且,還有很多景點可以看,於是,在時間有限的情況,決定捨博物館而多看看其他景點。這一天決定走訪兩個重要景點:被列為UNESCO世界遺產的Suomenlinna(芬蘭堡)及Temppliaukionkirkko(岩石教堂)。

 

早上起來,看到天空雖然有點陰暗,但相較於前一天的濕冷已好多了。將帶來的麵包與沖泡咖啡當早餐吃過之後,收拾好行李,拆掉床單及被單、枕頭套,丟進櫃台邊的桶子,再將房卡放在櫃台上的小盒子中,算是完成check-out手續;然後將行李寄放在hostel的置物室,走出門,開始今天的探險。

 

搭了路面電車到近港口的街道下車後,走到港口邊,也已十點多。找到前往Suomenlinna的搭船處,看到三位韓國人(爸爸、媽媽及成年女兒)在售票機器處研究該如何買票,而我則到處找找船班的時刻表,還有約20分鐘,於是就到旁邊的市集廣場上的幾個攤位去逛一逛。要不要買紀念品?每當人在國外居住一段時間的旅遊時,這問題總是相當掙扎。一來,這可能是這輩子唯一一次造訪該地的機會,不買,就買不到了;二來,但我又沒有要直接回台灣,買了還要想之後要怎麼帶回台灣,加上買了也不是真的需要用到的,會花掉一些接下來的生活費。於是,就這麼兩相掙扎著,最後,因畢竟人還在芬蘭,所以還是沒在市集廣場上敗家。

 

離船班時間越近,要搭渡輪的人潮也漸湧過來,除了剛看到的韓國家庭,還有兩位年輕日本女性,以及一些西方人,原本以為都是觀光客,後來聽說其實還有些人住在那個島上,搭船通勤呢!坐船一向愛待在外面吹海風、看海景的我,今天的天氣不是那麼好,還是乖乖待在船艙內看風景就好,人在國外久住,生病可不是好玩的呢!尤其看醫生不像台灣那麼方便。

 

船行約20分鐘後抵達這個小島。Suomenlinna是芬蘭的軍事防禦島,由4座島嶼組成,中間再以橋樑連結。由於芬蘭過去曾被瑞典及俄羅斯統治過,因此此島在過去的戰爭期間佔有相當重要的軍事地位,現在島上仍到處可見碉堡及砲彈、砲台,為了因應觀光人潮,也開設了一些餐廳,但是開放時間主要都在夏季,現在已非旅遊熱潮,所以店家多半都已休店。雖然自己帶了旅遊書,但仍在渡輪上拿了份該島的導覽,更清楚知道該怎麼安排在此島上的行程。

 

下了渡輪,一面大城牆就在眼前。一邊跟著人群走,一邊看著地圖。地圖上列了五個主要景點,從島的這一頭直到另一頭。嗯,看來我也沒有時間可以仔細地走完這4個小島,那麼就照著指引走訪五大主要景點吧。第一個是Suomenlinna Church,從碼頭朝島內走約5-10分鐘可見,是1854年建立的俄式東正教風格教堂,它同時具備燈塔的功能,指引海上及空中交通;但是教堂門鎖上了,我只能從外觀去觀想它以往的風采。第二個是the Great Courtyard,這個景點要穿越島上的遊客中心,再穿過一座連接不同島嶼之間的橋,接著過了另一道城牆,來到一座花園,便可看到這個自1760年代的青銅雕刻,而在1855年戰爭期間曾被嚴重破壞,但現存的雕刻在秋天的黃葉映襯下,仍相當醒目。接著,我繼續往前走,兩位日本女性看來也跟我一樣的路線,總在前後方出沒。看到海邊一排砲台,兩位日本女性往砲台的方向走去,砲台是導覽上的第四個景點,是19世紀下葉戰爭時期的重要作戰工具;我則決定先前往第五個景點,在島最底端的King’s Gate,建造於17531754年間的King’s Gate,是為當初瑞典國王King Adolf Frederick要前來島上視察時而建。看著似乎古戰電影中才會出現的場景,想像國王搭船來此,通過此窄門進入碉堡中,18世紀的戰爭景象似乎出現在身邊。爬上碉堡,看著遠方的大海,想像士兵們如何偵察敵軍動向,讓我不禁想起金門的碉堡。未經歷過戰爭的我,只能擷取電影的片段來想像戰爭期間的情景;但在當下,看到更多的是開闊的海景!

 

 IMG_0107.JPG   IMG_0143.JPG   IMG_0157.JPG   IMG_0207.JPG   IMG_0202.JPG   IMG_0195.JPG   IMG_0223.JPG   IMG_0215.JPG  

                   

就在我穿越King’s Gate,從海邊回望這座門時,一位中老年男性從旁邊的島走來,在門邊停下與我攀談,第一句仍是問我是從日本來的嗎?回答是從台灣來的之後,男子開始跟我介紹這個島。他說他是住在赫爾辛基的商人,放假時喜歡到這個島來散步,他已來過無數次,對此島瞭如指掌,他說他可以跟我說這個島嶼的故事,詢問我是否願意跟他一起走一段。反正也是一個人走,有個導覽似乎也不錯,而男子看來也不像壞人,重點是我也沒帶什麼錢在身上,於是就結伴一起走一段。男子說著這個島上住有一些囚犯,在此工作服刑,他說,看到那些在工作的,多半都是囚犯,雖然看來與一般人無異;這麼一說,倒讓我想起在澳洲塔斯馬尼亞的Port Arthur(阿瑟港),也是將囚犯集中到該島上工作,此地似乎也多了點那種略帶悲涼的氛圍。接著,走回到砲台區,男子一一跟我解釋著,這是瑞典製的砲台,那是俄製砲台;走到其中一個砲台時,看著砲口中的線條,他問我是否知道這些線條的作用,我說不知道,他說,那是為了讓砲彈飛行地又直又遠而設計的,嗯,這個問題導覽上沒寫,沒人解說還真的不會知道哩。後來,走到我剛來時錯過的第三個景點Dry Dock,是一個抽乾水的港埠,中間停有幾艘大型木船,自1760年代至今;男子說,以往人們在此建造船,待建好之後,放海水進來以測試船的耐水性,然後就可從港口開出,但現在則多半都是展示用,真正造船的功能已不復存在,唯偶爾在赫爾辛基港邊的木船仍會開到此處停放維修。再往回程走,途中看到一些房子,他說,現在仍有些囚犯以外的居民居住在此,他也會想要搬過來住,因為他太喜歡這個島了,只要看到H城政府的公告,就可以來此租屋,一來房租較H城便宜,二來搭船20分鐘就可達H城,其實挺方便的;原來,世界遺產並不是死死地只能供保存與參觀呢!後來回到港口邊,距離我們要搭的13:20的船仍有些時間,男子便提議請我喝咖啡、坐著再小聊一會兒,聊台灣與亞洲、聊不同的文字、聊了一些他的生意;這段偶然的際遇就在船回到赫爾辛基港邊告一段落,我也得到一段免費的導覽及一頓簡單的午餐!

 

在回程的渡輪上,男子也推薦了前往烏斯佩斯基大教堂內參觀宗教藝術作品,既然就在港口不遠處,於是,我決定再次前往。這次得以順利進入到教堂參觀,確實與白色大教堂內的裝飾相當不同,更多色彩,這似乎也在為我接下來的俄羅斯之旅暖身。在此,除了看到幾位中國人在旁對此教堂內的畫作品頭論足,當然,還有些零散的遊客。走出教堂外,看到一位日本女生拿著相機在拍攝教堂外觀,趁著此時的光影與第一天來時不同,於是,我也再拍了幾張。那位日本女生看看我,有點猶豫不決,還是開口問了我:「日本人ですか?」這一次,決定用日文回答:「日本人ではないですけど。」我想她是想要請我幫她拍照,於是我主動問她,果然,接著她也幫我跟教堂拍了張留影;但她仍好奇怎麼不是日本人還用日文跟她溝通。看看她手上也拿著跟我一樣的H城地圖,知道她也是一個人旅行,本想問她接下來要往哪兒走?要不要一起走之類的,但拍完照、道過謝,她就繼續向前走了,我則尾隨在後,並不是跟蹤她唷,只是剛好同路而已。

 

看看時間,我可以先在Pohjoisesplanadi街上沿路逛回火車站,再從火車站搭3T路面電車到岩石教堂,然後再從那兒回hostel拿行李、再來火車站搭車。感覺一切都在計畫中。星期二的白天,店家都開門了,雖然買不起,但看看這些設計品牌,也是一種學習。從pentikaarikka,再從iittalamarimekko外面晃過去,舒服地街道,舒服地微風。旅遊書上還寫到一家購物中心內有Moomin shop(嚕嚕米專賣店),芬蘭是Moomin的故鄉,但因台灣是從日本引進這個卡通的,所以之前總有錯誤印象,以為Moomin是來自日本,但其實芬蘭才是它的原產地!既然如此,就來看看專賣店中可以挖到什麼寶。走進該購物中心,門口的各種外語中,有一行正是「よこそう!」想來日本遊客在此的消費力也不凡哪!進去逛了一圈,找不到Moomin專賣店,便厚著臉皮詢問其他專櫃的店員,原來,已經搬家啦~搬到車站附近的Forum(芬蘭的百貨公司之一)裡了,既然都要走回火車站,就順道過去看看吧。嗯~花了點時間找到之後,專賣店的東西還真不便宜啊,馬克杯也沒我在J城的超市中看到的便宜呢。

 

既然街也小小逛了一下,該前往下一站了。順著旅遊書的指引,來到kauppakorkeakoulut站,下車前即可看到那顆顯著的圓頂,順著路走到圓頂,在圓頂外繞了一圈,想起了在澳洲中部的Alice Spring(愛麗絲泉)時爬上小山丘的景象,但這裡的景觀比Alice Spring豐富多了,旁邊是建築物圍繞,而非一片黃土。繞來繞去,我卻找不到入口,好不容易看到一個門,卻打不開,找到一個電鈴,遲疑了一會兒,還是按下去了,從門後出現一個女子,對我比著要繞一圈的手勢,原來,入口不在這兒呢。但我還是摸不清方向,順著女子的手勢往前走,又看到一個小門緊閉,猜想或許這也不是入口,於是再往前走,幾乎再繞了大半圈,終於看到一個「大門」,真的很大的門,也虧我這個大路癡才沒發現這才是真正的入口啦。一進入到教堂,看到跟旅遊書上一模一樣的場景,圓頂之外,教堂的周圍牆壁是由天然岩石包圍,因此也才會被翻譯為「岩石教堂」,牆壁上甚至還自然地滲透出天然的水呢。教堂內沒有耶穌的聖像,但可看到燭台,來訪者可投1歐元「香油錢」點蠟燭祈福;而此時亦有個樂團在教堂內練唱。在這個很不教堂的教堂內,我想,這會是繼冰島的大教堂之後,第二個會讓我想說「Yes, I Do!」的教堂吧。不過,純粹浪漫幻想而已!沒過多久,進來一批韓國旅行團,頓時破壞了教堂內的靜謐氣氛,我也就不再久留。

 

IMG_0301.JPG   IMG_0314.JPG   IMG_0321.JPG   IMG_0336.JPG        

 

離開岩石教堂後,此行重點都看到了,距離預計回到hostel拿行李的時間還有1小時,看看地圖,西貝流士公園就在我回hostel路上搭同一線路面電車的不遠處,那應該還有時間可以晃過去瞧一瞧。在應該是最近的車站下車,問了路人之後,我就直直地往前走向公園;但是,在真正抵達公園之前,卻突然下起雨來,前一秒鐘還是陽光普照,下一秒鐘無預警地就下起雨來,而且似乎沒有停止的跡象;但是,我也沒有躲雨的時間了,於是還是一頭猛衝,衝到公園正中央的1967年由女藝術家Eila Hiltunen以不鏽鋼鋼管做成的大型藝術雕刻,及在一旁沿石上的西貝流士浮雕,趕緊拍了照片以示到此一遊之後,就趕緊再要衝回路面電車站搭車回hostel。原本努力記著來時路,想說順著走就能再回到下車的車站,沒想到,大路癡果然就是大路癡,在一個路扣錯過轉彎之後,沿路越走越懷疑來時並未經過該地,在雨中邊對照著地圖,又心焦會趕不及,總算,從小巷子走回到大馬路邊,再次問問路人我該前往的方向,竟又回到我下車的前幾站。但時間已近5點,再不回去hostel拿行李,我可能就會錯過回J城的火車,但再怎麼心急,還是只能祈禱電車快點來!5:20pm,到hostel那一站下了車,雨仍在下著,但管不了那麼多,就這麼一路衝回去先上了廁所、請櫃台人員開了置物室的門、拿了行李,再一路猛衝向路面電車車站,偏又差那麼等過馬路的幾秒鐘,一班電車開走了!突然,不知該怨自己失策前往西貝流士公園,還是該怨這場突如其來的大雨,讓我此時變得緊張異常。但,焦慮歸焦慮,我也不可能抓著行李在雨中跑向火車站,所以,還是只能乖乖地等下一班路面電車到來。好不容易,5:53pm,我終於抵達火車站,但我竟然跑錯方向,下了電車後過馬路到火車站的另一頭,過了馬路才發現根本不需過馬路,於是又再等行人燈號再回到火車站的方向。總算在6:06pm火車啟動前順利坐上火車,也終於鬆了口氣!

 

到了Tampere,天空清朗,這一晚的月亮,又圓又大,原來今晚剛好是農曆九月十五日,我在芬蘭看到的第三個滿月。第一個滿月,我為了看又圓又大的月亮,而在週末半夜意外地被鎖在自己的房門外,花了20歐請人家來開門!第二個滿月,是中秋節,雖然在此沒有過節氣氛,但仍到隔壁棟的台灣學長家與他們一家人坐坐聊聊。第三個滿月,月亮陪我直到返回我在芬蘭的窩。

 

回到J城,已是晚上近10點,涼意更深了,行囊中又多了幾本書,加上在H城的最後一個半小時淋了雨,想想還是不要再虐待自己,決定還是花3.1歐搭公車早點回宿舍。短暫又充實的三天兩夜赫爾辛基之旅,在夜間10:30左右、我平安回到宿舍後,落幕。

 

Eunice

2011.11.02

Wrote In Jyväskylä, Finland

 

創作者介紹

收信快樂!!

euniceg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