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

 

收信快樂!!

 

 

四天前我才飛離了Melbourne,現在又漸漸向它靠近。來到Devonport,這個與Melbourne最接近的港口小鎮,有「Spirit of Tasmania」這艘遊輪往來於澳洲本土與Tassie之間;雖說是最近的距離,搭乘遊輪據說也要十小時。我原本也想搭這艘遊輪來段海上浪漫行,但終究沒機會,能在Devonport像是膜拜聖物般地親眼見到這艘大船,當下心靈的空虛遺憾也就被填補了。

 

 

IMGP0832-named.jpg 

 

當晚我們的住宿地點可以清楚地看到繁星點點的港口,看到「Spirit of Tasmania」在晚間起航出港、駛向Melbourne

 

行程的第四天,導遊帶我們開始往南走,途經Elizabeth Town,我們在一間叫做「etc」的咖啡館暫停,選了一杯好咖啡、以及美味麵包,當做早餐。然後,暫停在Tassie的第二大城Launceston(倫瑟斯頓),有些新團員在此加入,不知為什麼,我覺得新加入的團員並沒有那麼友善,尤其一位拉丁裔女子,仗勢自己英文非常地流利,對我們這些講英文沒那麼順暢的人,總是不放在眼裡。Launceston是個很美、很有古味的城市,可惜我們只有停留接了新成員,就沒再多深入探訪這個城市。所以,若還有機會來Tassie,還有Spirit of Tasmania以及Launceston可以嘗鮮體驗。

 

走過了森林與高山,接著就是海邊了。我們在美好的陽光下來到一個無人的海邊,雖然還是有些微涼,但大家已壓抑不住藍色的海的呼喚,紛紛走向沙灘、踏浪去囉!不過,這個海,只是個開頭。

 

IMGP0861-named.jpg 

(當大家在海邊玩耍,嬉皮導遊正在烹煮我們的午餐)

 

下午,到了一個野生動物園,在這裡,袋鼠亂跳,梅花鹿亂跑,導遊在入園前發給每人一包乾糧,要我們負責將手上的乾糧餵食給園內的動物們;原本躲袋鼠躲得遠遠的我,不得已,硬著頭皮,選定一隻看來和藹可親的袋鼠,將乾糧倒入手中,伸出手朝牠的嘴巴湊過去,但是,太多人餵食,這隻袋鼠大哥竟只舔了舔我手中的乾糧幾下,就吃飽轉頭跑了,唉唷~看起來份量不多的乾糧,怎麼這時候覺得它還這麼一大包呢,要怎麼辦啊?為了不讓其他袋鼠追著我跑,只好趕緊再將手中的乾糧迅速又敷衍地餵給其他袋鼠大爺們了。別笑我嘛,至少我突破了一步了呀!在這裡還看到了傳說中的Tasmania Devil,雖然黑黑小小的一隻,吃起肉來可是兇猛迅速的很,千萬別伸出你的手,不然被牠的利爪利牙咬到,可別怨這隻肉食性動物啊,畢竟牠叫Tasmania Devil!

 

IMGP0881-named.jpg 

 

當晚來到東邊那個叫做Bicheno的靠海小鎮,我在這裡,體驗了不一樣的企鵝回巢。晚上九點,車子來接我們到達定點,帶領我們的導遊,手持手電筒走在前方,我們摸黑尾隨在後方,沿著步道向海邊走去,這裡,我們可以照相,但是不能用鎂光燈。走了一段路,導遊會停下來解說,告訴我們哪裡是企鵝的窩,告訴我們企鵝走的路線,當看到企鵝時,還會趕緊叫我們去看,走到保育區工作人員孵化小企鵝的地區,也打開孵化箱讓我們看看裡面的奧秘。在這裡,雖然也是盡量不打擾、不觸摸企鵝,但是這裡的人跟企鵝,好像更接近了。

 

IMGP0928-named.jpg 

(在Bicheno看到的企鵝)

 

真正美麗的事物,總不會輕易地展現在你面前;第五天,我們來到Freycinet National ParkColes Bay,再度開始健行,導遊說,這次的健行不會有Cradle Mountain那麼消耗體力,但我們仍抱著1.5公升的水,走了一~二小時,來到了Wineglass Bay(酒杯灣)Wineglass Bay要算是Freycinet National Park裡最著名的景點了,爬上高處俯瞰就知道其名為何而來,彎曲的海岸線畫出了酒杯的弧形,乳白色的沙灘像是酒杯的下緣,漂來的白色浪花成為承載著晶瑩寶藍色美酒的杯底襯物,這樣的美景,叫人不醉也難。導遊讓我們在這裡休息、玩耍,有些夥伴甚至換上了泳衣,朝那美麗的大海懷抱游去。

 

IMGP0948-named.jpg 

(Wineglass  Bay,可惜拍照當時有點灰朦朦的...)

 

接著繼續南進,過了SwanseaOrfard,在這兩個小鎮的商店稍微休息,吃吃冰淇淋,補充點水份,傍晚時分來到Port Arthur(亞瑟港)的一座墓園旁,我們行程的最後一晚,要與這些守護著Tassie的先人們一起渡過。當晚,還可以自費參加一個鬼屋之旅,當地導遊會告訴你Port Arthur的歷史;不過,住在墓園旁,加上一路陪伴我們的導遊的繪聲繪影,就已經夠刺激了,所以,我就沒有再額外花錢去嚇自己了,也因為,我們隔天將會去參觀這座陰氣逼人的城堡。

 

Port Arthur以前是大英帝國關閉犯人的監禁處所,在1830年建立,到了1833年,這裡變成監禁累犯的地方,整座城堡只有一個對外出入口;到了1840年,有超過二千名的犯人、士兵、以及監獄的事務員及他們的家人居住在此,隨著人數的增加,很多物品變成在這裡自產自銷,犯人成了最佳的勞力提供者,為了滿足不同年齡層人口的需求,這裡也興建了一處學校,不但教導事務員的孩子們,也為犯人們進行思想改造;此外,還有教堂,小商店,花園...等等,儼然成為另一個與世隔絕的天地。到了1877年,這座監獄關閉了,有些建築物被火燒掉了。後來經過開發,甚至一度將某些建築物改建成旅館,100年前,澳洲政府開始介入著手保留這座城堡的歷史,博物館中的陳設告訴了遊客們當初這些飄洋過海被流放到此的犯人們的故事,有些犯人,只是個孩子,因為肚子餓到受不了,拿了塊麵包,因此就被流放到Port Arthur來了。遊客們的門票,是一張撲克牌,依循著花色及數字,找到自己的被懲罰的方式;我拿到的是紅磚A,是一個叫做John Langworth26歲男子,在18267月因為偷了兩個馬鞍而被逮捕,後來因為暴力及成為一個不受控制的人而被送到Port Arthur監禁。每張撲克牌簡單敘述了每個犯人的故事,每棟建築物也訴說著曾經發生在這裡的故事,飄著小雨的天氣,似乎也增添了監獄裡的悲悽。

 

IMGP0972-named.jpg 

 

IMGP0986-named.jpg 

 

回到前晚的住處,用過午餐,再度啟程往南走,沿途來到Tasman Peninsula,看到Remarkable Cave,經過Sorell,回到Hobart,導遊再一一送我們到下榻的backpacker,結束他這六天來的褓姆工作。

 

回到Hobart,當地有名的傳統市集已收市,又錯過了;但卻剛好遇上Tasmania Boat Festival,一堆從各地駛來的具有不同特色的帆船就這麼毫不客氣地停泊在港邊,雖然進入展區要收門票,但我們從外圍走一圈,倒也將這些帆船盡收眼底,意外的收穫。Hobart另一個有名的,就是它的生蠔,為了犒賞我們又征走完澳洲的一處,我跟Arial不惜「重金」,叫了一盤12個生蠔,每人分了6個,吃個過癮;最後,再度散步在這個城市,買了瓶啤酒,本想在港邊就著微風對Hobart、對Tassie做最後的告別,但是澳洲政府有規定,除非Barbecue(BBQ)或是在店家,否則不能在戶外喝有含酒精的飲料,雖然不知Tassie是否也遵循此規定,但為了不惹麻煩,還是只好將啤酒帶回backpacker去品嚐了。

 

Tasmania的啤酒好喝,是因為它的水質清純甜美;另外,它的巧克力也很好吃唷!

 

200928 日星期日,清晨五點多,我們再度回到了Hobart的機場,搭上六點的Virgin Blue告別了這一星期來又上山、又下海,也有自然、也有人文的Tasmania環島一周之旅;Tasmania的魔力仍然召喚著我,告訴我,要再回來看看它。

 

從氣溫十多度的Tasmania回到二十多度的Melbourne,看著Shuttle Bus窗外的藍天白雲,及掛在天邊的彩虹,竟然有種「回家」的感覺。Melbourne,我回來了。

 

 

Eunice 2010.2.20

wrote in Taipei,Taiwan

創作者介紹

收信快樂!!

euniceg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