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

 

 

收信快樂!

 

 

我在澳洲的第六份工作、也是我所做工期最長的工作,就是我在Melbourne安頓好之後找到的工作,到Melbourne City 南邊的Williamstown的一間小小麵包店賣麵包!

 

 

當我在電話中和老闆約要面試時,聽到電話那頭傳來一口漂亮的英語,親切地指導我該如何搭車到店裡,當下很高興有機會可以和澳洲人有所接觸、一起工作;但是,當到了店裡,在等待老闆的時間,和店裡唯一一位妹妹小聊了之後,聽到時薪之低,頓時讓我想打道回府了,而見到老闆之後,竟是個黃皮膚、黑頭髮的東方人,讓我恍然大悟為何妹妹的時薪會如此低廉,原來,這也是個「黑工」,但既來之,就還是跟老闆談一談囉!

 

 

老闆的父母是Chinese,但他在越南出生,約在他5歲還是7歲時,全家從越南逃難到澳洲(就是所謂的越南難民,這牽扯到歷史事件),於是,他就在Melbourne長大;後來有一次,我問他,他覺得自己是Chinese? Vietnamese?還是Australian?他回說,這是個很好的問題,他小時候也常常問他媽媽這個問題,他媽媽告訴他,當你怎麼思考時,你就是哪裡的人!非常抽象的答案,但是,想想台灣的人們,又是怎麼看待自己是哪裡人?Chinese  or  Taiwanese?當我被問到這個問題時,我總是只能回答:I’m from Taiwan!

 

 

因為在跟老闆面試時,我反應時薪太少,他答應我調高、但未達我期待的額度,不過,他承諾會給我多一點工作時數;當下雖未直接拒絕或答應,後來想想,至少是當時找工作過程中唯一的正面回應,因此,先接下再慢慢找其他工作吧。後來,聽老闆說,我是他遇到的第一個台灣人!後來,聽老闆的叔叔說,老闆覺得我英文不錯,很高興我要來工作。後來,聽店裡一位資深大姐說,我做了很多其他顧店的女生沒做的事。

 

 

由於大學時曾在麵包店打過工,本以為應該差距不太大,雖然距離那段打工經驗已經是很遙遠的事。我在麵包店的工作,主要是要顧店面,下午一點上班、到下午六點關店、之後一小時的整理工作,週一到週五、每天六小時。一開始,對於那些麵包、蛋糕、小點心的英文名字及價錢,還蠻焦慮的,因為這裡的麵包跟台灣的麵包長得都不一樣,因為記不起來就不知道客人要的是什麼、也無法算出價錢,而這裡的價錢是還帶有小數點的,更難計算,常常轉換不過來哩!所以我還要求老闆將品名及價目表印一張給我回家加強背誦;後來,店裡的資深大姐說,我是來顧店的妹妹裡記熟品名跟價錢算是快的人了,有些妹妹比我早些時候來工作,但仍搞不清楚什麼是什麼。上工第一天,先有早班的婆婆帶著我熟悉一下環境,之後老闆接手帶著我一一對照產品及價錢,然後在旁邊支援我,對於我的焦慮,老闆一點也不擔心,他一直告訴我,做久了這些就會come to me!然後,使用收銀機,整理麵包、蛋糕、飲料櫃,偶爾還要進去廚房幫忙裡面的人,看看廚房還有什麼麵包再端出來賣,還要將櫃台及產品擺放處整理乾淨,關店後的掃地、拖地、清潔工作,之後漸漸地,我也要接電話、下牛奶及飲料的訂單了,然後,也要幫忙清點當天的庫存、告訴內場師傅隔天要做哪些產品出來賣;這麼多事情,跟我當初以為的「純粹只要站櫃台賣麵包」還真有落差哩!第一週,當初面試時遇到的妹妹(英文講得超流利的越南妹妹)教我一些該做、該注意的事項,後來老闆的姊夫(發薪水的人)也貼心地製作了工作流程及注意事項給我,另外,還有一位日本妹妹(就是資深大姐說的還搞不清楚什麼是什麼的那一位)某些天會跟我一起工作,所以,我們店裡的國籍是相當多元的呢!有馬來西亞籍的婆婆(早班)、有越南籍的大姐及妹妹(內場)、有日本籍的妹妹(內場師傅一個、外場顧店後來有兩個)、我這個台灣籍的以及後來又來一個內外場兼顧的台灣籍妹妹(因為去Melbourne學西點製作,留住的時間較長,也希望拿到PR,所以工作內容不一樣),聽說還有一個泰國籍的做派師傅,但我很少遇到他,在我離開之前,又新來一個韓國籍的內場師傅,但只打過一次照面,總之,多元國籍,但清一色是亞洲人;慢慢地,我瞭了,因為算黑工,所以老闆不會請西方人來此工作。也因為這麼多國籍,老闆及越南籍大姐與妹妹跟我用英文對話,老闆的姊夫用中文跟我對話,馬來西亞籍的婆婆三不五時也用馬來西亞中文跟我對話,當日本妹妹知道我會講日文之後,她也開始用日文跟我對話了;原本期待加強英文對話的我,竟在這間小店裡,讓三種語言在腦袋裡要迅速切換頻道了;雖然來店的客人幾乎都是Aussie(澳洲人),都帶有純正的澳洲腔英文,但在聽不懂的還是聽不懂的情況、以及三種語言頻道的轉換下,我的英文對話,還是沒有提升多少......

 

 

英文的不好,還鬧過幾次笑話,尤其接電話最是焦慮;有一次,電話那頭的人亂七八糟講了一堆髒話,我的英文髒話語彙都來自於電影,當然也不知道對方講的是髒話,還要對方一一拼給我寫下來,因為他說是要留言給老闆的,後來掛斷電話,內場的來Melbourne唸書的越南妹妹告訴我,那些是髒話,當下真覺得自己蠢,但也認清走到哪裡都有壞人,當然,那張紙條沒有流傳到老闆那裡去,不過,我也不記得那些髒話了...還有一次,一個客人打電話來訂100條熱狗麵包,說了隔天早上要來拿,由於數量很大,電話中我還跟他確認三次數量,但對方卻在隔天說他並沒有訂那麼多,是我們記錯,搞得早班的婆婆很生氣,認為是我不對,告狀告到老闆那裡去,但資深大姐認為我不可能聽錯這麼離譜,知道是那個客人的問題;後來又有一次,那位客人再度來電,氣沖沖地要我們找個英文好的人來講,店裡只有我跟越南妹妹,當然還是我繼續回應處理,但對方卻莫名其妙生氣地掛斷電話,就這樣,再度印證雖然我英文不好,但沒有離譜到這麼誇張,老闆當然並沒有為了那次事件責怪我。

 

 

在麵包店裡下午時段老闆安排的人力較少,後來甚至會有一段時間只有我自己一個人顧店,直到下午四點才會來一個內場清潔的妹妹;一個人顧店,剛開始很擔心,聽不懂的時候沒有人支援,後來,上廁所也變成了麻煩,因為沒有人可以暫時顧店,我只能在內場人員要離開前趕緊去一趟,直到內場清潔妹妹來時才能再去廁所;而一個人,當正在切吐司麵包、電話響起、又一群客人進門時,真是最最手忙腳亂啊!

 

 

有時人手夠,老闆也會調我到內場,切切洋蔥、剁剁櫻桃、切切雞肉、削削紅蘿蔔,教我怎麼幫樸素的donuts(甜甜圈)加工、教我怎麼在餅乾上面造型、教我怎麼把派放入大烤箱中烤熱、教我怎麼填充蘋果派的內餡,耶誕節那段忙碌期間,還教我怎麼在小巧的巧克力蛋糕(我的最愛!想到口水又要留下來了~)上裝飾、還有水果塔的內餡填充及蓋上塔頂的皮...那個時候,跟洋蔥培養了不錯的感情,也知道怎麼玩甜甜圈,雖然創意不佳,但畫的餅乾還是有賣出去,最開心的是做好的巧克力小蛋糕都頗獲好評!有一次,要求老闆教我怎麼做麵包,雖然只有那麼一次,擔任他的助手,雖然是在半夜很想睡覺,但是,做麵包真的是有趣耶!讓我重燃起開麵包店的希望,不過,畢竟還是沒有學起來,而且,台灣的麵包業真的太太競爭了...

 

 

麵包店的樂趣,除了做出成品時的成就感,當然,免不了要偷吃一下囉!原本覺得很罪惡,因為關店時總可以將當天沒賣完的麵包打包帶回家,但是,也只有一些特定項目;慢慢地才知道,我的偷吃還算是「小咖」的哩,我還會偷偷的偷吃,聽說早班的婆婆,只要老闆沒有來店裡,她可是公然地在外場偷吃的呢;而且,飲料也會喝老闆許可以外的飲料!所以,我的偷偷地偷吃,以及內場人員幫我準備的偷吃品,都只是小小小case而已啦!內疚的另一個原因,則是老闆其實算是我在Melbourne唯一的朋友,這種背叛朋友的事,真不是我的個性做得出來的呢!所以,報應就是,麵包吃太多,變。胖。了。

 

 

停留了四個月的麵包店工作,經歷了不少事,也與我在Melbourne的生活緊緊相繫,以至於後來當我決定離開時,也很難向老闆開口;但是,既然沒有再進一步的發展,就該繼續往下一站,啟動我的旅行之路。

 

 

 

 

Eunice  2010.2.3

 

wrote  in  Taipei , Taiwan

 

創作者介紹

收信快樂!!

euniceg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