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

 

收信快樂!

 

 

就在我的室友Chris搬走之後,我的share mates就只有那對一開始就給我不好印象的日本couple了,我們繼續維持著很少見面、即使見面也不打招呼的僵局,有時會氣他們吃完飯不洗碗盤,佔據整個流理檯,有時也氣他們不按照分工清掃房子,但是,與後來的share mates相比,亞洲人還是算乾淨的了。

 

 

在我去雪梨賞跨年煙火加賺取旅費的那一星期回來後,發現我原本住的大房間裡出現了兩個男孩,其中一位在廚房煮東西,雖然看似靦腆,但第一次見面總還是打了招呼,知道這兩位看起來像印度人的哥倫比亞男孩,是來Melbourne唸書的,但我想他們對賺錢更有興趣,白天唸書、晚上在清潔公司打工,清理辦公大樓,時薪比我在麵包店的時薪高出不少。第一次見面、又是兩人都在,於是先簡單瞭解彼此的背景,然後就是溝通生活習慣與房東定下的房屋規矩,當我提到要等日本couple回來時,再一起討論房子清掃的分工,竟然意外地從哥倫比亞男孩口中聽到,日本couple已經搬走了,房屋就是我們三人同住!我不過就消失一星期,回家後的房友就無聲無息地完全不同了...

 

 

 

一開始認為這對哥倫比亞男孩還蠻友善的,而且上午他們早早出門去上課,下午他們回來休息後晚上再出門工作,大約到十一、二點才回來,而我起床後他們已出門,我下午則在麵包店工作,回家吃飽飯到睡前,幾乎都是我獨享整間小屋,這樣一開始有點怪,但我也樂得逍遙自在,雖然沒有人可以對話。然後,慢慢地,哥倫比亞男孩在半夜回家後,會煮東西吃,食物的特殊香味總在半夜將我薰醒,而他們吃東西、看電視時的歡樂笑聲,也常把我吵醒,然後,我開始會在廚房地板上踩到義大利麵、飯粒,或是其他食物碎屑,餐桌上、客廳沙發上也是食物殘渣,水槽裡堆滿用過未洗的鍋碗瓢盆,讓我要煮東西前還得先幫他們洗碗盤!垃圾也都不分類,一股腦兒都丟在一起,也從來不曾整理拿到外面院子的垃圾箱,甚至,他們還會在客廳玩足球;然後,男生上完廁所不沖水,浴室飄散著尿騷味,真是噁心極了!

 

 

 

由於碰面時間實在太少,一開始我忍著到假日遇到時提醒他們,後來並沒有多少改善,我變成開始留字條在冰箱上、餐桌上給他們,但是,他們也仍將字條留在冰箱上,稍微改進了他們的不衛生習慣,然而沒過多久又復發了,真是讓我難以相信他們晚上的工作是在做清潔打掃!隨著我字條越留越多(其實總共前後不過5~6),用句越來越不客氣,我們的關係也越來越糟糕;某天我回家後,發現我的牙膏及香皂有被人用過,我詢問了他們,但都回覆我,他們沒有動!這間屋子就住了三個人,他們倆人沒有動,我自己也沒有動,莫非是鬼來用我的牙膏?而這對男孩,有一次竟還將大賣場的推車推回家,放在院子裡好幾個星期沒推回去還賣場!那種因為哥倫比亞男孩生活衛生習慣不好引起的負向情緒,加上偷用牙膏不承認的事件,讓我對哥倫比亞人的印象大打折扣。

 

 

 

20082月,Melbourne的氣溫飆到40度以上的那一陣子接近尾聲,我和朋友去了趟Tasmania(塔斯馬尼亞),一星期回家後,我又多了兩位韓國share mates,一對長得很不像的雙胞胎兄弟。我,又再度陷入韓國腔英文;不過,好在經過初期在Brisbane的訓練,以及經過不同國家的口音訓練後,這一回,比較聽得懂韓國腔英文了。韓國兄弟也是拿working holiday visa來到澳洲,在韓國還在唸大學,先辦理休學出外看看不同的世界(我發現這在韓國很風行、他們的父母都很捨得砸錢讓孩子出來揮霍),雖然來澳洲之前先到菲律賓(?還是印度?)學了一陣子英文,但是,我還是不容易跟他們對話!哈,跟他們的對話增加了我英文的自信心!韓國兄弟當時在讀語言學校,但也想找工作貼補生活費,由於我下班回家後,他們通常有在煮晚餐,於是,我一個人享受小屋空間的機會沒有了,但多了這對愛講話的韓國兄弟,讓我的英文對話機會又出現了。

 

 

 

但是,我也開始了住在男生宿舍的日子!

 

 

 

後來因為弟弟先找到晚上的工作,所以跟韓國哥哥的接觸又比弟弟多,常常一起邊看電視邊吃晚餐,雖然多了可以對話的對象,但是,有時真的不太想對話,偏偏哥哥又愛找我對話!有時聊聊他的戀愛困擾,有時他也洩露弟弟的秘密,有時又拿出英文課本問我問題,或是問我什麼食物該如何烹煮,生活中多了對話的人,雖然英文也不好,但是多少增添了一點樂趣!而兄弟倆從冰箱上的字條,也約略可以看出我和哥倫比亞男孩之間的緊張關係,多了這對兄弟,似乎成了中間的緩和劑,只是,哥倫比亞男孩的骯髒,並沒有改善多少,只是多了他們男孩想裝成熟男人之間的對話!後來,哥哥甚至也開始跟我抱怨哥倫比亞男孩的衛生習慣不佳,讓他也想要搬離,但是,當我勸他也要直接向哥倫比亞男孩反應時,龜毛怕事的韓國兄弟,卻怕破壞和諧地不敢表達!

 

 

 

又一次,忘了我去哪裡,回到家後發現我的牙膏、香皂又被人動過了,當下一整個火氣又來了,先看到韓國哥哥,詢問是否知道誰動了我的私人盥洗用具,哥哥表示不知道,後來弟弟也說不知道,有了之前的經驗,我又直覺聯想到是哥倫比亞男孩,這一次,我氣的寫了更難聽的話,當然,他們還是說不是他們動的,雖然我還是不知道到底是誰這麼沒品,但也惹得哥倫比亞男孩們相當不高興,這一次,我們的衝突是正式爆開了!

 

 

 

在平靜一點後,其中一位哥倫比亞男孩找我溝通,雖然當下算是和解,但是他們的衛生習慣仍然依舊,而另一位哥倫比亞男孩之後則都帶著恨意看著我,當然,是沒有對話的!

 

 

 

對了,在我住在古老小屋的那段時間,還有一位不常碰面的share mate。在我室友Chris搬走之前,後院的小木屋搬來了一位美籍非裔的女孩,英文講得超快,她常在半夜來洗衣服,後來因我搬到洗衣機對面的單人房,她的動作也常讓我難以入眠,也只好透過字條請她白天再來洗衣服了!

 

 

 

在古老小屋的風風雨雨,與經歷過的不同國家、不同生活習慣的人的相處,都在20093月中,我離開Melbourne那一天畫下句。點。

 

 

Eunice 2010.2.2 

 

wrote in Taipei,Taiwan

創作者介紹

收信快樂!!

euniceg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