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

 

收信快樂!

 

 

就在新房友日本couple搬進來、德國男孩搬走後,房友的組成已完全不同於當初我們搬入時的樣子,一些生活習慣,也隨之改變:當我們搬入時,廚房有一具古老的收音機,一早起來,我們會打開收音機一邊聽聽音樂,一邊準備早餐,但是,隨著房友們的搬遷,收音機也被帶走了;我們當初使用的網路,是波蘭夫妻自行裝設的,他們搬走了,網路也斷線了,房東雖答應我們會來安裝網路,但是,拖了一個多星期未見行動。

 

由於我當時已在麵包店工作,大約就是晚上回家才會有時間使用網路,影響倒是沒那麼大;但是,對於當時閒來無事的Chris來說,網路根本就是她的命,沒了網路,她的生活更加無趣了。某天我回家後,她說,她跟房東sent了一個訊息,說若房東再不來裝網路,她就要搬出去了;當晚九點多,房東來家裡「安撫」加解釋,說他已經向網路公司申請安裝,再過幾天就會來安裝網路,由於當初房東的租屋要求是要住滿兩個月,不然押金會扣押,但是當Chris提出此要求時,我們的兩個月期限還沒有滿,後來講到房東說,如果是在沒有網路這樣的情況下,Chris堅持要搬,那他就不扣押我們押金了;安撫了一陣,Chris說那就再給房東一次機會,等到房東承諾要來裝網路的那一天再看情況。但是,當晚事後我告訴她,她的決定太匆促,完全沒有考慮到我,畢竟我倆共用一間房間。然後,就在房東承諾要安裝網路當天,沒有人出現來安裝網路,於是,當晚我回家後,Chris告訴我,她決定要回台灣了,雖然已有前幾天的經驗、也大概猜想得到在她找不到工作、又無所事事的情況下,應該是會回台灣了,但是,當聽到她親口說出來,還是很震驚,尤其是她前一天才去買了一包十公斤的米(我們當時共同share),讓我以為她確定會再待一陣子了;而且,再細問她是否想清楚了,才發現她連回台灣的機票、回Brisbane去坐飛機回台灣的交通,都還沒有搞定,何時走,也都沒想清楚,只是氣房東又沒來裝網路。然後,她sent出了簡訊給房東,房東又在半夜來滅火,但是這一次,Chris很堅持,就這樣確定她要搬離了。

 

 

至於我呢,當時有個雖然薪水不高的工作,但至少還能撐住,而且,也覺得還沒待夠,還有很多事沒做、很多地方沒去,我是確定我要繼續留在澳洲的,因此,我有三條路:一是一人繳交整間房子的房租,承租這間兩人房;二是再找一位室友來share;三呢,就是我再另外找房子搬出去。然而,原本一人一週房租85澳幣,承租整間房就要170澳幣,對我來說太昂貴、超過我的預算,而且,聽到太多人在backpacker掉了貴重物品(ex:laptop)的經驗,雖然是住在share house,但我也不想跟陌生人共享一房,而且,倆人中必定有人會先搬離這樣的事情還是會重演;看來,我只有第三條路可走。然而,緊急的是,在二週內,我要如何在沒有網路、又要工作的情況下去找到另一間房?

 

 

於是,我只能以所能獲取的華文報紙的資訊、以及白天早點出門,在上班前到社區圖書館去使用網路找租屋訊息,再一一打電話於下班後去看房;我的看房經驗,又要開始了,只是這一次,我自己一個人去。因為資訊的來源受限,看了幾間房,還是很抗拒要跟講中文的人同住,而且,幾乎都要自己準備鍋碗瓢盆、寢具這些生活必需品,不然就是要簽一年約,對於在旅行中的我,相當不方便。這次的找房經驗的不順,不但在一週內讓我打掉了34張電話卡,也讓我回家後不想再多說話,與Chris也不太打照面;某晚Chris說,她不知道我在生什麼氣,她有權決定自己的方向,何況房東都答應提前解約不扣押金了。我當然清楚我們倆不是一定要綁在一起的,但我焦急的是,在她堵氣的決定下,我都快沒地方住了,我還能怎麼有好臉色?因此才會與她錯開不打照面,以免自己的情緒失控說了難聽的話!

 

 

最後,在與去看過的其他房子相比,這間古老小屋還是不差的,於是嘗試跟房東溝通,讓我繼續以85元澳幣承租德國男孩的那間單人房,但愛錢的希臘房東,堅決還是要收100澳幣一週加10元澳幣的網路費,原本我氣到不想再受爛房東的氣,但是,時間緊迫,又無法找到合適住處,而且,我其實還是喜歡這間古老小屋的,加上從大房間搬到小房間,對當時又承接幾個旅程中遇到的夥伴留下的物品、以及料到Chris必定也會留下她帶不走的東西給我的我而言,是最便利的搬遷,所以,即使得要增加租屋預算,還是咬緊牙關承租了古老小屋中那間唯一的單人房。

 

 

Chris搬走的當天早上,我也從屋前的大房間搬到了屋後的小房間,小屋成員,變成了我和那對很少碰到面的日本Couple

 

 

 

Eunice 2010.2.2

 

Wrote in Taipei,Taiwan

創作者介紹

收信快樂!!

euniceg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