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

 

收信快樂!

 

我和當時一起從Adelaide來到MelbourneChris,決定暫時留在Melbourne一陣子,在一起看屋、找屋的過程,終於看中位於Melbourne西區的Sunshine的一棟古老小屋,20081010日,我們想盡辦法各自搬著我們不像背包客的幾袋幾箱行李,從在市中心區的Backpacker搬進了小屋。

小屋當時的share mates是一對波蘭年輕夫妻,住在我們對門的房間,當初申請學生簽證來唸書,但在打工的過程中頗受老闆賞識,後來老闆幫他們申請工作簽證,使得夫妻兩人從學生身份轉變為工作者,他們一再表示,他們很喜歡澳洲,希望可以一直留在澳洲;另一位則是德國20歲左右的大男生,來Melbourne唸書,但我看他似乎不是很用功,是個愛玩愛喝酒的陽光男孩,當時也在一家餐廳打工,時薪高達22澳幣,真是羨煞我跟Chris!當我跟Chris剛搬進去的第一週,我倆只想先好好享受悠閒的生活,但德國男孩看到我們每天無所事事,不是去買菜回來煮菜,不然就是在家洗衣服、晾衣服,再不然就是掛在網路上,於是,他總是會問我們,真的有在找工作嗎?(~因為我們告訴他們我們有打算要找工作,這也是實話啦,只是,才剛結束密集的Royal Show工作,我們還暫時想休息一陣子...)另外,後院的「小木屋」裡住著一位土耳其大男孩,由於他的小房間是套房,因此只有在要洗衣服時才會來我們這一棟主屋用洗衣機,但是他跟我們的波蘭及德國share mates感情也不錯,所以偶爾會來聊聊天,只是,他們聊天的時間通常都很晚,所以,我們見面的機會並不多,但感覺他也是個好相處的人。

 

我跟Chris很慶幸我們能遇到好房友,也越住越覺得當初決定搬到這裡來是正確的決定,只是,房友們彼此有各自的生活作息,真正互動的機會真的不多,雖然是強迫自己練習英文對話,但是每每跟他們這群已經在澳洲待了幾年、英文超流利的夥伴們對話,還是深深感到自己英文的破爛!

 

這樣悠閒愜意的日子,雖然很享受,但是坐吃山空畢竟不是長久之計,於是,我後來找到了麵包店的工作,但Chris並未找到理想的工作,倆人的生活步調就此不同調。當我開始工作之後,Chris除了繼續找工作,也仍維持上街買菜、回家煮菜、逛街、逛圖書館等生活,久了,慢慢感到膩了、悶了。而在我們搬入小屋一個半月後,驚訝地聽聞波蘭夫妻因在小屋住了許久,漸漸感受到希臘房東的不誠懇,跟房東之間的嫌隙越積越深,而已蘊釀將搬出小屋,德國男孩也將隨他們而去;一聽聞此消息,除了感嘆我們當初搬入小屋之原因之一也是相中了這群好相處的房友,沒想到竟還是會像Backpacker一樣,會換同住者,另一方面,當時還以為是否他們對於我們這兩個亞洲女生過於悠閒的生活看不下去,生活習慣的差異而致使他們欲搬離呢,澄清之後,又是自己沒自信的多疑了!

 

波蘭及德國房友搬走之後,後院的土耳其人也追隨他們的腳步而去,後來,我們才知道,他們都搬到Footscary的同一間公寓小房去了,真的不愧是好夥伴啊!

 

不過,就在某天(波蘭房友預計搬出的日子)我跟Chris從賽馬會工作回來,時間已經近午夜,回到房子裡卻發現客廳沙發上躺著一個陌生人,沙發邊攤著一堆行李,我跟Chris嚇了一大跳,馬上想要call希臘房東,但是當時德國男孩還沒搬走,且Chris聽說德國男孩的朋友可能會來借住,於是我倆按兵不動,靜待德國男孩回來以確認是否為他朋友,但是,驚嚇的心情仍持續著,尤其,在德國男孩回來前還看到客廳裡的那個人在蠕動、並且還拿著手機在喃喃地講著電話,從聲音聽出來像個男人,但那個人就是沒起身打招呼;後來過了午夜12點,德國男孩回來,證實並非他朋友,而是即將要搬到我們對門、原本波蘭夫妻住的房間的新房友!雖暫時舒緩了我們的驚嚇之情,以及我氣憤地差點要將他趕出門外的激動,但我對於這位新房友,已經有了很不好的印象...

 

隔天一早我起床後,客廳裡的新房友還在睡,後來他起來後看到我也完全沒有出聲打個招呼,就這樣過了沒有互動的一個多小時,直到德國男孩起床,客廳裡的新房友才跟德國男孩出聲打招呼。對於新房友的無禮、傲慢,更在我心中添加了負分!後來,無禮的新房友的女友也搬來了,基於未來的相處及房子的清潔分工,我們還是主動跟新房友互動了,但男方總是冷冷淡淡,還是女方稍微有點回應;後來,我只能跟Chris互相安慰說,日本人的英文不好,所以就連打招呼也都不行囉!

 

聽說這對日本couple,也是申請working holiday visa來到澳洲的,與我們相遇時,已是第二年了,男生當時沒有工作,女生在PUB工作,所以整個作息跟我們是相反的,半夜兩、三點,女生回家後,總會聽到他們在客廳或房子某處嘻嘻哈哈,讓我跟Chris也無法入睡;此外,他們兩人也會在院子裡甩著火球、練習類似雜耍的把戲,或者會在屋外抽煙,煙味就飄進了我們房間...在溝通房子的清潔分工時,由於在我跟Chris清醒的時刻,難以遇到日本couple兩人都在的時間,因此只能與男方溝通,他也總是說:好好好,他知道了,他會轉告女方。不過,我們慢慢發現,我們講的,他並沒有真的都懂。

 

為了這位無禮的新房友,我和Chris首次跟房東槓了起來!一方面是聽聞了房東與波蘭房友們的嫌隙,但主要是我們也真的生氣房東並未告知我們當天有新房友要搬來;當我們被驚嚇到的隔天向房東反應時,才剛講到我們看到陌生人被嚇到,房東就莫名其妙地對我們火起來、大聲地回說他不會讓陌生人進到他的屋子裡,責怪我們怎麼可以說新房友是陌生人,還說他怎麼可能什麼事都跟我們說,還說要我們不要像波蘭夫妻那樣太難相處...之類的話語,而我只是請他可以留張字條讓我們知道,他竟也火的說我在指使他該怎麼做事!被大聲地莫名其妙的我跟Chris,真是完全無法將當初那位親切風趣的房東與眼前這位怒火沖天的大叔連結在一起哩!

 

我們與日本新房友的互動,就在德國男孩搬離之後,正式進入彼此幾乎不互動、見面只有輕微到難以察覺的點頭招呼,小屋裡原本溫馨自在的氣氛,慢慢地、慢慢地,在。轉。變...

 

Eunice 2010.2.1

Wrote in Taipei,Taiwan

創作者介紹

收信快樂!!

euniceg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