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

 

 

收信快樂!

 

 

九月初,受到日本朋友佐佐木先生的邀請,跟著他在推動的方案─「空中飛椅(そら飛ぶ車いす/ Air Wheelchair)」,去了泰國三天。

 

 

佐佐木是我在日本研修那段時間認識的,這位親切的大叔當年在日本就一直很關照我們這群「外來客」,而「空中飛椅」這個計劃,五年前我在日本時首次從佐佐木那兒得知,他已運作多年,計劃的關鍵媒介就在於『輪椅』!雖然計劃的初始原由我並不是完全瞭解,但略知日本由於經濟發展較佳,對於『輪椅』這個移動輔具的需求,已由「求有求實用性」到「求美觀求個人特色」的層次,因此許多二手輪椅往往被棄之一旁。但是這些二手輪椅並非損壞到完全無法使用,因此,推動此計劃的佐佐木在日本發起回收二手輪椅,並結合學校學生(高工及大專校院),將這些二手輪椅整理維修清潔後,送到有需要的國家(以東南亞國家為主,如泰國、斯里蘭卡、菲律賓…等,另也有韓國及台灣)。

 

一開始是徵求要到這些國家的旅行者擔任志工、協助將輪椅帶到這些國家,再連絡該國的協助者來接輪椅,目前台數較少時仍是透過志工協助攜帶輪椅;但是,計劃也是活的、可成長的,佐佐木期待透過這樣的計劃,達到進一步的目的,因此,他開始帶著日本的學生,一起送輪椅到有需要的國家,到當地去拜訪這些輪椅的使用者,讓年輕的學生們看到他們在做的事情的意義、讓他們感受到日本之外的世界,期待激發他們關懷社會之心;近幾年來,佐佐木開始邀請韓國的學生也加入輪椅維修的行列,並帶著日本學生到韓國與當地參與學生進行交流,期待透過這樣的活動,增進兩國年輕一輩的互動及瞭解,偶而,也邀請韓國學生到日本進行交流;經過幾次活動,日本和韓國的這些孩子們,有些甚至已成為好朋友(即使彼此使用不同語言)!當然,佐佐木也期待能與文化背景、生活習慣相似的台灣學生進行這樣的交流,然而,目前還未在尋找管道…

 

 

這次到泰國的活動,號稱四個國家參與:日本、韓國、泰國、還有台灣(雖然我是台灣唯一出席者)、共約五十個人左右參與,以日文為主要溝通語言,韓國及泰國則分別有翻譯協助,至於我,只能自立自強囉~在自我介紹時,佐佐木對我說:「妳也可以用中文介紹,但要自己翻譯成日文唷~」已上賊船,只能硬著頭皮用久未說的日文來跟大家溝通。在走過了幾個國家,尤其在澳洲流浪那一年,發現很有趣的現象:一旦對方知道我會使用哪幾種語言,就會開始跟我用這些語言溝通,即使我努力用他們的語言(英文或日文)和他們對話,但總是有些人會分別跟我用中文、英文、日文對話,於是,這三天腦袋又在不同語言頻道中切換,當然免不了又講出一個句子含括三種語言的好笑!(不過,我想這現象應該是我接下來人生中會時時面對的命運了吧~)雖然如此,當聽到大家打招呼時,除了「こんにちは!ㄤ紐哈厶ㄟ唷~三碗豬腳~」之外,仍未忘了我這個總是被說長得像日本人的台灣人,一定會加一句「你好」,真是讓我這三天不但感動,也體認到自己身負台灣國民外交的重責大任啊!

 

 

話說回來,這次活動的主要目的地,是在泰國一個叫Chaibadan的地方的山邊鄉間小寺院,Chaibadan距離首都曼谷(Bangkok,BKK)車程約2~4小時(視車子大小及跑的速度、還有路況),佐佐木這位神人,不知從哪兒打聽到這個寺院裡的和尚有在自製輪椅送給泰國有需要的民眾,而在今年六月已先行請泰國的研修生學長姐帶他來拜訪;隨後,在這次活動之前,已以船運先行運送了一百多台輪椅到此,而邀請日本及韓國的學生到當地、與泰國的志工們再將輪椅進行維修,並贈送給該寺院,藉由他們將輪椅送給有需要的民眾。

 

 

在日本及韓國天氣已漸入秋轉涼的九月天,在泰國卻仍是豔陽高照,佐佐木在遊覽車一離開曼谷之後,一再地告誡大家,接下來除了遊覽車內,所到之處都不會有空調唷~一再地幫大家「心理建設」!對於曾在澳洲墨爾本捱過無空調無電扇的45度高溫、又剛好較耐熱的我來說,當下對於泰國的炎熱倒也還挺得住,(老實說,我覺得台北還比較熱呢~)但是對於較少經歷超過35度高溫的東亞人民來說,還真是一件煎熬的苦差事,尤其在抵達目的地後還要捲起衣袖、拿著工具來工作呢!另一件讓我感動之事則為,在自我介紹過程中,有若干位學生及日本社福機構的工作者都提及此次乃是他們第一次出國!第一次出國竟願意自費來參加這樣緊湊又非純觀光的旅程,而且還有工作在身,回想我自己雖然多次出國經驗也都不是為了觀光,但是,第一次使用我的護照,是搭了麗星郵輪的無壓力的員工旅遊!有多少人的第一次出國是要自費去工作的呢~怎不叫人感動! 不過,近年來台灣日漸興起的「公益旅行」─藉由旅行的過程做公益,倒讓我聯想到佐佐木在推動的「空中飛椅」,某些形式正也是一種公益旅行!

 

 

此行參與的多個來自日本及韓國的學生們及陪同的老師們有著修理輪椅的技術,因而有任務在身,對於台灣唯一出席者、也沒有修理輪椅技術的我,又有什麼任務讓佐佐木願意贊助我的機票+食宿? 不知佐佐木怎麼大發童心,剛好適值日本人氣卡通人物「ドラえもん/多啦A/DORAEMON」三十歲的今年,佐佐木去買了一些「ドラえもん」的貼紙,交代我要在每台輪椅上貼上貼紙,以及協助遞水給這群認真工作的孩子們,這就是唯二他所交付與我的任務!和在大太陽下揮汗整修輪椅的工作相比,我簡直像個公主!當然,我知道他有更深層的含意:期待我協助後續此計劃的推動,讓我感受藉由簡單的任務也能做到的社會福利,而且佐佐木的眼光放的更遠,透過輪椅(社會福利的媒介之一)協助不只此四個國家的交流、甚而是亞洲的交流!

 

 

深知我不喜歡在人群面前談話的個性,佐佐木並未因期待我是台灣唯一參與者而強迫我一定要對此行參與的五十人進行關於台灣的演說,此點真是讓我大感激!(~或許也是發現我的日文表達能力真的退步了吧~~)但是,還是被要求要被訪問(有錄影的~),又發現自己不知在講啥了~又,由於我需要比原訂行程提早離開泰國,未能全程參與;原以為大家都已知道我會先行離開一事,然在佐佐木的提醒下,私下跟幾位孩子們聊天,才發現原來很多人都不知道,於是,在離開之前,自己還是鼓起勇氣、跟佐佐木提了要在眾人面前簡單地告別演說,雖然不是第一次被這麼多雙眼睛盯著看,但已許久未做這樣的訓練,還是挺不自在的,相信我一定又是臉紅的跟蘋果一樣了吧!當要坐上前來接我到機場的計程車之前,突然這群青少年們一個個跑來要跟我合影,頓時幾乎所有人都靠過來了,真是讓我超級訝異,因為短暫的三天其實我與大家的互動並不算太多呢!驚喜感動之間,對著多台相機,怎麼有種變身成模特兒的感覺哩~更好笑的是,佐佐木還拿起他的相機,邊拍邊說著:「アジアのテレサデンだね!(這是亞洲的鄧麗君啊~(~這句真的不是我自己掰的唷…)

 

 

可惜,亞洲鄧麗君的相機握在自己手上,被狂拍了一堆照片,自己一張也沒拍到!我也很想看看當時的『盛況』哩~

 

 

滿滿感動又新鮮經歷的三天,被不少此行參與者(尤其是韓國的一個老師)一直要求合影、被泰國和尚用中文說「漂亮」(泰國和尚吃葷嗎?)及拔頭髮(某種祝福儀式),和泰國的研修生學長姐們有近距離、進一步交流的機會,但最感動的還是見到久違的佐佐木,除了贊助我的旅費+食宿、第一天半夜在泰國機場接機、原本他還預計親自送我到機場搭機返台,然而因該團這麼多人仍需他關照及協調些事情,因而無法抽身隨同我到機場,但他始終掛心我從Chaibadan到機場的交通,雖有泰國的研修生學長姊們協助安排叫好熟識的計程車,讓我自己回到機場,我是不太擔心啦~畢竟在澳洲也多半是自己一個人移動,然而到最後,在忙碌混亂中他仍要求要有一位研修生學長姐與我一同搭計程車到機場!這樣的關照倍至,只有佐佐木了吧~雖然他還是いじわる地笑著對我說:妳就這麼想趕快回家啊?!

 

生命中遇到的好好大叔佐佐木,下一次,何時會再見呢?

 

 

 

 

 

 

Eunice

2009.09.26 wrote in Taipei,Taiwan

創作者介紹

收信快樂!!

euniceg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