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



收信快樂!!



自從來到布里斯本和Arial及Clair見面後,三個女生為了省錢,曾聊到當離開我們各自的homestay之後可以一起找房子住,一方面為省錢,一方面也為互相有個照應,當然,我們沒有互相承諾彼此一定要住在一起。



事情的發生總是不會照著劇本走。當我搬到Wooloowin的這個homestay之後,發現自己還蠻喜歡這裡的環境及這一家人,於是考慮再三,為免自己整天講中文嚴重影響自己英文的進步,(別懷疑,跟台灣人混在一起,總是忍不住就會講起自己熟悉的語言的!雖然我們曾試著用英文交談,但多數時間仍是中文當道的!)所以,我決定繼續住在這裡的homestay直到英文課程結束。



這樣的決定我已先告訴Arial,她也認為我的homestay很讚,若錢夠的話我應該繼續住下來;但我卻擔心Clair的感受,尤其這一陣子我知道她們倆正為新的住處傷腦筋,而且發現要找到負擔得起、又交通方便、房間不錯的住處,其實並不容易;但是Arial告訴我,每個人本來就應先各自為自己打算,沒必要想太多;於是,我也較釋懷這件事了,當然,最後我還是親口告訴了Clair。



而原本有一起看房子的Arial及Clair,因為未能找到合適的房子,最後倆人決定分頭去看房子。基於安全考量,Airal找了我陪她一起去看房,在週末反正也沒啥事做,而這又是難得的經驗,我當然義不容辭地就答應了,也因為這樣這兩個星期讓我多見識了幾個不同的地方!



這裡的房租是以「星期」來計算,而是否需要押金,則視房東的要求而不同。因為我們現在主要活動區塊還是以上課地點的市區為主,當然希望找離市區近的房子,但是在市區的房間則超貴,我的一個韓國同學住在離學校走路約15~20分鐘左右的距離,很小的臥房就要房租每週185元,雖然近、省了車錢,但加上自己準備三餐的費用,算來也跟我現在的支出差不多。



回頭說到陪Arial找房子的經驗,6月7日,第一個去的地方是位在Toowong、在市區西南邊位於2 zone的地方,但是當我們好不容易找到那個地點時,因為錯過了跟房東(?或二房東?)相約的時間,而未能入內參觀,於是第一個:OUT! 第二個地點也是位在Toowong,離火車站近了點,但是當連絡人(一個西方年輕男生)走出來帶我們入內參觀時,我開始擔心Airal是否會在情急之下決定住在這裡,房子的地點及外觀是不錯,但是屋內相當雜亂,幾支酒瓶散落各處,而要出租的房間則有二道門分別在不同方位,感覺其他人隨時可進入該房間,浴室也是兩道不同方位的門,雖然出門在外不必要求太多,但是當我走進該屋就覺得不是那麼適切;幸好因其房租超過Arial的預算而讓她打消念頭。下午,則跟Clair在市區碰面後一起前往市區的New Farm去看另一間房;這間房間是夠兩人同住的,環境、地點都不錯,前面就是Brisbane River,還有公園及BBQ設備,但是台灣房東希望至少簽約半年,因我們都尚未決定英文課程結束後的下一步是否仍留在布里斯本,於是最多只能承諾二個月。當原住該房的大陸女學生告知與房東連絡過後的結果,其實可以看到她們倆人失望的眼神;就在我們搭上回程公車回市區的路上,大陸女學生又打電話來說,房東說若是兩人住每人每星期180元的房租則可以答應租給她們,頓時讓她們倆人燃起了希望,但也不禁機車地罵著房東竟這樣抬高價錢(原本每人每週160元),台灣人還這樣欺壓台灣人!於是她們暫先編了個理由回覆說要告知另一個要同住的人、隔天再回覆是否簽約,當然,最後還是沒有去住那裡。但是,住的問題還是要解決、房子還是要找,而並非每通電話一打,就能順利約到時間馬上去看屋,所以,第一次陪找屋,到此為止。



隔天我們去探訪過無尾熊之後,下午繼續找屋之行。這一天則來到東方人(台灣、大陸、日本、韓國)聚集的地方─Sunnybank,雖然這裡位在4 zone,離市區有段距離,但很多東方人住在此,包括我的幾個韓國及台灣同學,於是Arial決定再來此試試看(她跟Clair之前已來這看過)。正當我們看個租屋佈告欄時,有個自稱是台灣人的中年男人詢問我們是否要找房子,他正好有兩間房間要出租,於是我們想著至少有兩人可以一起壯膽,也就答應隨他前往看房。但是原本那個男人說走路約15分鐘就可以抵達,我們卻走了超過30分鐘,而沿路該男子始終數落著慈濟及中國的種種壓迫,偶爾穿插介紹離他家近的shopping地點及車站,但當Arial問及關於房間的事宜時,他卻都轉移話題又回到慈濟身上,此刻我們都已覺得該男子怪怪的,但基於禮貌,還是走到他家、看到房間,之後想辦法在他還在叨叨唸唸關於慈濟或中國的相關抱怨時,趕緊告別閃人。



雖然我才陪看屋沒多久,但我知Arial已找了一陣子,始終未能找到合適的房子、又遇到奇怪的男人,再過不到一星期又是搬家期限,心中的壓力是可想而知,就如同當初我要搬家時一樣,只是我很幸運地遇到很好的家庭、及很好的home爸來幫我搬家,所以,對我來說,其實除了語言跟生活習慣的適應之外,目前還沒遇到什麼大困難。而這一天,Arial真的很沮喪,但我也無法提供什麼實質具體的幫助,於是我們就在Sunnybank的餐館吃起了懷念的河粉,雖然不是台菜,但是吃到好吃的熟悉的味道,還是很開心,至少這裡的有較多熟悉的口味的食物,當人在沮喪時,食物是有很好的安撫作用的。



隔了兩天的下課後,我再度陪Arial去看一個位在市區的房子,距離不遠,我們只要走路就可以到了,就位在Botanic Gardens的旁邊,非常好的地點、非常誘人的房租(每週120元),這一次,Arial決定要住在這裡了。雖然要跟另一個韓國女生共用一間房間,但是至少這裡地點很近、省了車錢,至少同住的房友都是女生、至少二房東(台灣人)非常親切,至少這裡可以用廚房(Arial的home媽不讓她使用廚房的),而且,這棟大樓還有游泳池、溫水spa池、還有一個區塊可以讓大家辦party,看來一切都不錯,當然我知道,Arial找房子真的找的累了,所以當遇到這個還不錯的二房東,她就決定要搬進這裡展開她的新生活了,而心中的牽掛總算得以放下了。回家告訴我的home媽,她也非常開心,因她之前也大概聽我說了這些過程,本還要Arial若真的找不到房子就搬到我們家來住,但是她們唯一擔心的、也是最擔心的就是我們會講中文而影響我們的英文學習;雖然這也是我跟Arial擔心的,但總算找到了房子。



今天到市區去幫Arial扛行李到她的新居,再一起到China Town去買菜,總算是安頓好了,以後我想吃台菜也不用再跑到Sunnybank這麼遠的地方去了,我們已經開始計畫起滷味及火鍋了,哈哈~想到口水就要流出來囉。不過,最開心的是,在人生地不熟的布里斯本,小小的我也可以有點小小的作用、幫上了小小的忙,出門在外,「朋友」真的很重要哩!




Eunice
2008.6.15  21:41
In Wooloowin,Queensland

 

創作者介紹

收信快樂!!

euniceg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