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 



收信快樂
!!

お元気ですか?


自從大家各自前往日本各地不同的機構實習之後,互動的機會也瞬間減少很多,據說,只有我最認真寫信及明信片給我的同學們,事實好像也真的是這樣,我接到來自同學們的信件真的是屈指可數啊~沒辦法,誰叫我是個感性又怕寂寞的人呢~

在前往第二個機構之前,大家在東京短暫地相處了五天,卻也驚覺當我們再次於東京聚首之後,也就是真的要面臨說再見、各自返回自己母國的時候了;因而,短暫的幾天中,不知是誰提議了,當我們再次散佈在各地時,我們五個同學間彼此應該有更多的互動。至於怎麼做? 誰也沒有具體的建議



那天,和佐佐木通電話時,意外地也跟正在東京與佐佐木聚餐的L通上了電話,就在我生日後沒幾天;而更意外的是,L邀請我在接下來的假日一同前往神奈川縣拜訪可愛的S!面對突如其來的邀請,想到在分離近一個月後可以再度見到我的好同學們,心中當下就想一口答應,但是隨即想到當時身處群馬縣的機構,一來為免除造成機構的困擾,二來群馬縣離神奈川縣還是有段距離的,想來車資應也不便宜,擔心自己的零用錢不夠,於是還是告訴L我將請示機構長官之後才能確定可否共襄盛舉。




沒想到,莊長先生聽到我提出此事,非但立刻答應,並請機構工作人員幫我查詢交通路線,甚至還給了我一萬日幣當做盤纏
!而也因群馬天氣漸涼而允准我此行暫回東京宿舍住一宿,以便拿取較能禦寒的衣物。當下心中的感動,真的是難以言喻。



而提出邀約的L,居然因在第一通電話中未立即應允,而以為我回絕了此邀請,還在我再次電話告知可以前往後,才與S連絡我們這趟拜訪行程。



經過幾番電話連繫,終於敲定拜訪時間及會面地點。當天,清晨六點多便帶著輕鬆又興奮地心情前往搭車,以便能準時出現在新宿車站南口和L會合。現在想來當時也真厲害,當我們在台灣依賴了手機的便利,邀約見面總以手機互相連絡以確認地點;然而,當時我們既沒手機,而去過新宿的人都知道在那邊出沒的人數真可用「人山人海」來形容,我們只約個範圍很廣的「南口」竟也能相見,真是太有默契了! 而且前往神奈川縣衣笠車站路程中又出現一段小插曲:我們要到某車站轉乘另一線電車,因車班很多,因此在搭車時我懶得用跑的,而L則看到車門快關了就趕緊跑進車內,於是,我只能在車外跟他揮揮手、看著電車載他遠離;而有默契地就在於他沒有在下一站等我、而是直接到轉乘站等我,於是我們又在轉乘站相會了,而且還在我走出電車門口的月台上那根柱子旁! 



終於在下午一點左右依約來到衣笠車站,S已在那邊等我們了,簡單吃個輕食當做午餐,再步行約15~20分鐘,來到S當時所在的機構「共樂莊」。這是一個老人福利機構,分別有許多棟建築,服務不同的對象群,包括有住宿服務、日間照顧服務,也有失智長者的照顧服務。透過S的督導帶領我們分別一一參觀這個佔地頗廣的地方,包括各項設備,還有頂樓的高級大浴池,聽說S在下班後晚上的時間,常一人到大浴池泡澡呢!而令我好奇的S的房間,則真是除了驚訝之外,只有佩服S的容忍力了! S的房間,就在住宿老人的同一棟中的其中一間,原本是S一人使用該房間,但後來因房間數不夠,因而安排了一位輕度失智的長者與S同住,也就是說,S等於是沒有下班自己的時間,回到房間休息時,也常擔心該位「新住民」的適應狀況及是否會到處遊走。若就「研修精神」而言,無時不在體驗社會福利的精神及可能情境,應是相當難得的機會,但是,我個人則較無法接受完全沒有自己的時間與空間區別的狀況。L也提到他在東京的機構宿舍,位於服務精神障礙者的建築頂樓的交誼室旁,半夜有些精神障礙者因日夜不分不睡覺,經常到交誼室看電視,而且音量開的很大聲,常讓他也睡不著覺! 相較他們兩人的狀況,我在群馬的房間雖然有點冷清像鬼屋,但是我既有自己的空間時間,也都睡得還不錯,真是幸福的很呢~



在短暫的相聚中,大致瞭解S所在機構及其在機構中的研修情況,也跟機構中一些喜歡跟S聊天的長者小坐一會兒,當然,還有免不了的自我介紹;此外,也知道了在泰國從事兒童福利服務的她的突破第一次抬著在機構中過世的高齡長者的屍體,並協助辦理告別式!因此也意識到原來這在老人機構中是會常遇到的,但是,當第一次接觸這樣的事情時,衝擊真的很大,我初次聽聞都已感受到心理的矛盾掙扎,也挑戰了自己對於「死亡」這件事的想法,更何況這事甚至讓S連續幾晚都夢見該名過世的長者!



我們同學彼此分別在不同的機構研修,互相瞭解彼此研修機構及研修狀況的機會真的是少的可以,而透過這一次的拜訪,讓我在回到群馬之後,也能想起S的努力而讓我產生了繼續努力的動力!




S & L,謝謝你們那年陪我渡過雙十節!



Eunice  2008.05.07

In Taipei,Taiwan

 

創作者介紹

收信快樂!!

euniceg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