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

收信快樂!!

上次對你說了那一個豬頭公務員,其實,在與教育部的多次接觸下來,還有另一個也很豬頭的人,現在來說說這個豬腦袋的事蹟。

這個豬頭二號呢,是教育部特教小組的一位『研究員』(他的職稱就是這個),說實話,我搞不清楚公務員的職稱和職等是怎麼區分的,不過想來所謂的『研究員』應該也是和我們這樣的『辦事員』差不多吧!這位老兄呢,是那種讓我一見到就想往後彈跳三步的中年先生(ㄜ…我不是特意對『年齡』有意見喔),總是扯大嗓門在講話,而且就是一副漫不經心、吊兒郎當的樣子。每次只要是特教小組召開的會議內容是他所負責的業務,總是會在會議中看他在一旁和其他與會者「聊天」,然後主席還會在討論過程中問他:「XX兄,你有沒有記錄下來啊?你要做會議記錄啊!」有時主席還要問個兩、三次才會聽到他從聊天的對話中回應過來「有啦~我都記下來啦!」(ㄜ…真讓我懷疑他可以這樣『一心二用』!)不然就是會在會議中直接和坐在前頭的主席互相「對話」起來,讓我在一旁真是覺得…套句咱家老大說的話:「應該去買個爆米花坐在那邊看戲呀!」

另外就是啊,這位先生顯然也相當堅持己見。最近在討論的某個議題剛好也是他負責的(怎麼這麼剛好啊…),在會議中與會者對其所提意見有另外的看法,而經主席裁示後已變更原其所提內容,然這位老兄仍再三「捍衛」他所提的草案,而且一再私下來對我們說:「你們所提的根本做不到的啦!」雖然我能理解捍衛自己的東西的感覺,不過,他的態度就是讓我覺得很討厭呢!而且,想到下週一早上還要就這個議題去和他們開會,實在讓我很想突然在星期一生場大病無法下床去上班哩!

這位老兄還有一項令人討厭的事情,就是他的講話態度及語氣。當發出會議通知之後,通常再打電話確認是否會出席是一種禮貌性的行為,這位老兄偶爾也會這麼做,不過,他的問法都是:「那個會議你們誰會出席呀?唉呀,你們就隨便派一個人來就好啦!一定要來給我們『指導』一下啊!」就是一副「我們教育部召開的會你們敢不來嗎?!」的那種態度,若是我尚未確定咱家大頭能否出席的情況下,我通常都是回答:「我們會協調我們的人力再確定是否出席。」有一天,我同事又接到這位老兄打來確認會議是否出席的電話,想來他依然是這麼問的,此時只聽見我同事回答他:「我們並不是你們的下屬單位,你並不能要求我們一定要派員出席!」坐在對面的我聽到同事的回答,心中真是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啊─爽!另外,因咱家的同事都大略聽我提過這位老兄的事蹟,所以咱家老大除贊同我同事的說法之外,也對這位老兄的問法有意見:「什麼叫做『隨便派一個人來』?我們哪一個人是隨便派出去的?我們又沒有像他們有那麼多閒人可以隨便派出去!」

前幾天我又再度接到這位老兄的電話,要確定下週一會議的討論的東西,扯了大半天之後對我說:「唉呀~你們提的東西做不到的啦,現在連該做的IEP(特殊教育學生之個別化教育計畫)都還沒有全面做到了,你們還提這些!而且我告訴你,現在都沒有人要做特教老師了啦!是因為現在經濟不景氣人家勉強在做的,不然誰還要當特教老師!你們還要求那麼多!」嗯~~我的確知道當特教老師是比一般老師辛苦很多,但是身為中央主管特殊教育單位中之一員,不去思索如何落實法規規定的東西及如何提供特教老師支持,反而對我們站在監督角色的民間團體說不要要求太多!這無疑像是回到n年前的「身心障礙學生就該待在家,怎麼可以出來上課!」的那種感覺嘛!所以,咱們台灣的特殊教育怎麼會做的好呢?要努力的路可還長著囉!!

所以,你知道我有多抗拒去教育部開會了吧!偏偏他們又常常集中在某些時候卯起來發了一堆的會議通知來,有時候一天中就會收到二封,雖然不見得我都得去,不過,要聯絡大頭的時間,加上現在又有中部辦公室,有時還要到中部去開會,加上車程來回就會耗掉一整天的時間,而且有些會議又是超沒營養的,也真是夠煩的了….

這些人到底是怎麼考上高考的呢?

不過,聽說這位老兄似乎是軍職轉任的…




說話要有技巧,也要得體唷!

Eunice 2003.3.22

創作者介紹

收信快樂!!

euniceg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