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

收信快樂!!

昨晚,和杏去看了一齣舞台劇,由病友團體所組成及演出的舞台劇─葫蘆尾的天空,主要在講述一位乾癬症病友發病後的心酸過程。原本帶著期待的心情想要看看這樣另類的宣導方式,以及帶著學習的心態想對於這個族群有一些認識,但是,我覺得…很失望!!整齣劇演到一半,我和杏就都已經看不下去了…劇中內容重點太過分散,且整場只讓我感覺在宣傳該協會理事長是個多麼偉大、犧牲奉獻又有愛心的人,對於我覺得的真正的重點反而是模糊帶過,而且其中對於醫生的專業還有誤導之嫌,讓人會誤以為要申請殘障手冊只要多向醫生下跪、拜託,就可以達到,而不開出該證明給這位病友的醫生則變成是沒有良心的人;雖然我知道目前台灣對於身心障礙的鑑定的標準是相當有問題的,中央雖訂定了一套標準,但在實際執行上卻不見得是那麼一回事,但是,看了這齣劇中的敘述,只有讓我對於台灣現存的醫療狀況,更加…失望吧…

其實,對於病友或身心障礙者本身及家屬,其努力奮鬥或心酸過程,我是絕對地欽佩和感動的,但是,看到有些人總是以強調自身的可憐來博取大家的同情與憐憫,卻會讓我相當反感! 在我自己的價值觀中,我相信身心障礙者及病友的確是有些與所謂的一般大眾稍有不同之處,但是,我傾向是從不同之處來看到相同之處,而不是一味地只強調他們是多麼特殊與不同,畢竟,社工養成的價值中心在告訴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個獨特的個體!既然都是獨特的,那本來就是不一樣的嘛,何必還要再去強調他的不同?

每次從新聞中看到個案的『不幸事件』,第一個念頭想到的是:該地的社工在哪裡?為什麼沒有即時提供協助?就像此劇中的狀況,即使不申請殘障手冊,社工還是可以為其提供協助的啊,殘障手冊並不是萬靈丹,只是相較於其他社會福利領域而言,身心障礙這一塊因起步的早而有稍微完整一點點的福利,於是很多人擠破頭地想要拿到這一張證明,但是有限地資源下卻充滿了無窮的需求,身心障礙人口數的急速增加,並不能真正讓有需要這些福利的人們受益,只是更加顯見目前福利制度的缺陷及泛政治化吧…話說回來,昨晚也讓我思考到一點,教育體系下的學校老師又在哪裡呢?社工並不是萬能的,也是需要其他相關專業的配合,就昨晚的案例而言,有三個學齡的孩子,老師應是與其有密切關係的人,為什麼學校老師並沒有即時提供協助?或為其連結社工資源來協助?這…又牽涉到跨專業合作的問題了…

唉…其實,可以談到的問題是蠻多的,但是每次將問題拋出後,又如何呢?究竟是不是因我太單純,而無法理解這麼複雜的現象呢?

昨晚的宣導方式,就我個人的觀察,成效其差,一來宣傳不夠,來者多是病友及親朋(他們還開了三輛遊覽車來呢!),不過,看完也慶幸宣傳的不夠,以免加深這樣負面的印象;二來劇情編排太差,杏說該導演並未運用戲劇的張力使這樣的故事讓人感動,我完全贊同!若真要說這樣的活動達到了什麼目的,我只能說就是讓一堆『好心有好報』的捐款者上台領感謝狀、告知來者該協會的理事長多麼偉大及再一次挖出病友的傷心歷程而已吧,有否『激勵作用』? 我懷疑… 而且,看來所花費的成本並不低啊,成效卻是如此,真是…生氣又感嘆…杏笑我職業病又犯了,或許吧…但是就是知道我們所使用的經費得來不易,才會如此生氣又感嘆吧…

不過,最後我和杏倒是得到了一個結論:下次下班之後的休閒,還是不要這麼沉重了吧…


Eunice 2003.8.30

創作者介紹

收信快樂!!

euniceg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