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

收信快樂!!

お元気ですか?

2004年9月上旬,在那詭譎氣氛的短暫東京相聚,我們被宣判即將前往研修的第二個機構;這一次,大家都在東京近郊,L還是最近的、就在東京都區外圍,J、S、H都在東京隔壁的神奈川縣,只有我在隔了東京兩、三個縣外的群馬縣,這一次,我往北走、成了距離大家最遠的。

確認宣判即將前往的地點後,日本語老師分別與我們約談,告知我們機構的情況,以及提醒要電話與機構連繫之事項。不知是老師真的很放心我、還是老師始終對我觀感不太好,只簡單地對我說、我將去的機構在深山裡面、之前有哪些台灣的先輩也曾在那兒研修過、不用擔心,並藉機告訴了我一段與先輩在該機構研修之後結緣的故事:該機構的理事長在某年原定要來台灣參加某先輩的婚禮,但在去買禮物的途中、發生車禍而亡故! 聽到這裡這樣的一段「緣」,對於陌生的群馬縣、與同學們遙遠地分離、深山裡面…等等印象,真是更加深了我的不安與恐慌啊!! 但是,恐慌無用,因為除了自己與同學之間在詭譎氣氛中的情緒之外,還有更多要準備的事務在等著:整理從前一個機構回來的行李、打包前往下一個機構的行李、準備已用不到的行李先寄回台灣,還有查詢前往機構的交通方式、買車票、與機構連繫、申請延長居留的簽證、討論二個月後回東京將舉辦的告別感謝party、思考及與同學討論研修報告的撰寫,另外,洗衣服、清理食物、整理房間環境…等等,都要在9月9日被宣判的那一天起,至9月14日前往下一個研修機構的五、六天中完成。

現在想來,還蠻佩服自己在還未從愛媛縣的炎熱、與同學間的複雜情緒中恢復,馬上又是一堆事情、又是分離,這樣的混亂中走了過來。

9月14日,我是第三個從東京宿舍出發的,告別了還在宿舍的S與L,拖著行李,再度前往另一個陌生的地方。這一次,我選擇了乘坐快、慢車的轉車,想要在車程中調整自己的情緒,邁向另一段新生活。

這次雖然不是在無人車站下車,但是中途換車過程中,也遇到了小波折:因為離開宿舍時的情緒太複雜,導致我錯過了一班車,也就錯過了要接快車的時間,當然,就勢必錯過了與機構約定報到的時間。「第一天報到又遲到,想必接下來二個月應該沒啥好日子過囉~」正這麼想著,所以,緊張地趕緊向站務員詢問有何方式可以早點抵達我要到的『涉川駅』,然而只有慢車接慢車地慢慢轉囉,於是在確定知道我該在哪站轉車,便趕緊打電話至機構,再三地抱歉並承諾我會安全地抵達『涉川駅』,再趕緊搭公車前往機構;然而,電話的那一頭,卻傳來溫柔的聲音,一邊安撫我、要我不要緊張,一邊確認我當時在哪個車站、是否知道該如何轉車,隨後則告訴我,我的督導(担當者)將會到『涉川駅』來接我上山,抵達車站時請尋找寫有我名字的牌子來認人;當下,我真是又感動又不好意思!

終於,輾轉轉了幾班車,我順利在『涉川駅』下車,並看到我的担當者、有點不知所措、看起來就是一副很認真的人,於是,來不及細看『涉川駅』是個什麼樣的地方,便坐上督導的車,前往位在「深山裡面」的機構了。

Eunice 2006.07.14
In Taipei,Taiwan

創作者介紹

收信快樂!!

euniceg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