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0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親愛的~~

收信快樂!!

お元気ですか?

你 看過火山噴發嗎? 真實的唷,不是電影裡的假象…

2004年9月14日,來到群馬縣的第一天晚上,一個人配著電視、吃著我在群馬縣的第一頓晚餐,新聞中放送著『淺間山』(あさまやま)在當天傍晚噴發的畫面,一座位於群馬縣邊界的活火山。看到「群馬縣」這幾個字眼,不禁眼睛一亮,這不正是我現在所處的位置嗎?但是,實際上並搞不清楚淺間山與三愛莊之間的距離,即使隨後拿出地圖來尋找,也無法從地圖上的距離來想像實際距離。但是從未見過活火山噴發的我,已深深記住這座山的名字了。

那一天,在三愛莊的前理事長夫人的家中作客,正巧有一位院生的媽媽(下屋媽媽)也來拜訪前理事長夫人,隨口一聊,竟得知她從淺間山的那一頭來到了這裡,而當她知道我知道這座山之時,驚訝之餘、並當下承諾要帶我前往探訪這一座隨時都會噴發的活火山,唯那一天的時間已晚,於是相約一個星期後她來帶我。

也不知自己哪來的勇氣,就這麼答應了一個第一次見面的人,也忘了應該先向機構的長官報備、請示一下,現在想來,可見活火山對我的吸引力有多大囉!

一星期後,下屋媽媽(しもや さん)打電話來說,因為那兩天淺間山又剛爆發,不確定近日的火山活動情形,擔心前往的危險性,還是等緩和一點再來帶我。

心中其實更期待看到活火山噴發實景的我,完全沒想到「安全性」這個問題,聽到機構工作人員的轉述,失望之餘,也覺得或許自己太強人所難,當下也覺得或許無緣造訪這座活火山了吧!

但是,冥冥中注定我與淺間山的緣份吧,10中旬的那個假日午後,我到辦公室上網收信,那位院生的媽媽在參加家長會之後也來到了辦公室,展示她掃出來的她們家的火山噴發物,看到了我、記起和我的淺間山約定,當下在工作人員面前便約好十分鐘後出發,興奮的我也顧不得多想,完全沒考慮到機構工作人員擔憂的「我要怎麼回三愛莊」這個問題。因為當時已是下午、也因為後來才知道距離真的不算近,於是似乎經過她們一番向上請示,並得到前理事長夫人的允諾,而我也告知我可以自己搭車回來,天真的我才得以順利成行。回想起來,好像造成三愛莊的困擾了吧…

一路上興奮之餘,突然也想起了自己的大膽,和一個只見過兩次面不太認識的人、去一個我不清楚位置的地方、甚至我還不知道要怎麼回三愛莊(即使自己說了可以自己搭車回去…),不過,既已坐上車,而且工作人員也知道我和誰出去,應無需顧慮這麼多了,「時到時擔當」囉,而且正逢樹葉轉紅之際,沿途風景真是美不勝收,忽略美景而平白擔憂也太浪費這些美景了,於是發揮我平常最不擅長的社交功力、開始與那位媽媽聊天。

下屋媽媽真的是位親切的媽媽,聊天中得知我喜歡吃蘋果,便在途中買了一大堆蘋果,後來也在剛好得知我要離開三愛莊回東京的那一天,將她買來要給她自閉症兒子的一大袋蘋果全部送給了我當做我的離別贈禮呢;而那一天在歷經2個多小時的車程中,也帶我到群馬的另一座山─2000多公尺高的白根山,看到山上已出現雪蹟,真恨不得可以馬上下車來玩雪呢,而且,也超想和那個寫著該山高度的牌子照張到此一遊相片哩,不過因為擔心太陽下山後就看不到淺間山景,於是不再多做停留,一路直驅淺間山。

時近傍晚,那一陣子較為穩定的淺間山所噴發的煙霧仍裊裊而起,如同照片中的景象,據說算是常年景觀,但是一旦噴發、肯定即刻疏散人群。雖然未能看到噴發實景,但是親眼看到一座活火山在冒著煙,心中只有覺得大自然的驚奇,而且,是和看到陽明山的噴煙完全不同的感受。住在火山噴發範圍區內的人們,雖然看似也習慣了這樣的生活,但是我這樣一個只因好奇而想看看火山噴發實景的不懂事的孩子,也相信及感受到她/他們隨時擔憂著火山的爆發力,問了為何擔心卻不搬離?答約:畢竟是自己的家啊!

下屋媽媽滿足了我親身造訪淺間山的心願,後來還是親自再驅車載我回到三愛莊,對她來來回回近七個小時的車程,只為滿足我小小的心願,真是只有一句どうも ありがとう ございました!!

Eunice 2006.10.15
In Taipei,Taiwan

euniceg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親愛的~~

收信快樂!!

お元気ですか?

在「三愛莊」的行程,也如同在愛媛縣的機構一樣,先由機構幫我略微安排了我的研修行程,但我可以提出我的要求,再行修改。不過,有一點非常不同的是,在這裡,我每天都要寫功課,就是寫日誌,記下我每天做的事、我的疑惑及心得,當然是用日文囉!然後隔天一早要交給我所在的「寮」的負責人檢查批閱。一開始很擔心自己的爛日文無法表達自己的意思,但是,每天嘗試以簡單的日文寫出日誌,發現其實表達方式可以有很多種,查不到的名詞試圖用畫圖的方式表達,複雜的用詞也可用簡單的陳述句來敘述;除了實習內容及心得感想的回應之外,機構的工作人員也會藉著批閱我的作業而糾正我的日文文法及用語,不知不覺中,自己的日文能力也有了些微地進步。雖然每天都要寫作業,也曾有「實在寫不出什麼心得」的情況,但仍強迫自己從細微的事情中去思考、去體會,其實,所謂的收穫,端看自己怎麼去認知吧!

不同的日子,我巡迴在各個寮中,與利用者及工作人員共同相處及生活,隨著機構及各個寮的生活作息而體驗在這裡的生活,當然,我也自己主動要求不同時段的上班時間,以便得以體驗到不同時段的工作。協助利用者清潔口腔、協助備餐、摺疊衣服、清潔環境、協助沐浴及如廁、與利用者一起進行工作訓練(或陶冶)、一起做體操、散步、外出購物…等等,一些日常生活的協助事項,及與工作人員一同晨會,與在愛媛縣的機構大同小異,不過,這裡的工作人員明顯地與利用者有所區隔,會去強調誰是利用者、誰是工作人員,而且,工作人員也會讓我去閱讀利用者的個人資料,不會要求我要隨時與利用者在一起。

而除了每天的日誌之外,還有一次我被要求在全體工作人員的定期工作會議中,介紹我在台灣的工作。另外,還有安排一次由莊長向我說明日本的成年智能障礙福利體系,不過可惜只有二小時,雖當時莊長說會再另外安排其他時段,但終究未能再進行,以至於我對日本的障礙福利制度還是相當模糊。還有,我也曾提出要求期待看看不同的機構,因而在最後一週,我幾乎都在外面參觀其他機構。

工作之外,在此我幾乎都不開伙,每天三餐搭伙吃食堂所準備的食物。廚房裡的工作人員相當熱心地擔心我會吃不夠,每餐都給我相當多的份量,因而漸漸撐大了我的胃,即使我再三告訴他們份量太多、希望減量,但是他們還是給我相當多的份量,當時所增加的體重,到現在仍消減不下來呢!因為是搭伙,所以無從選擇愛吃與不吃的食物,因此也算是相當地體驗了日本的飲食,連在台灣向來視吃生菜沙拉如吃生草的我,在幾乎每週必有2~3天吃生菜的三愛莊裡,也漸漸不得不跟著吃起了生菜,不過,回來台灣後,我又變得不喜歡吃「草」了!此外,每天的下午茶時間,不知為何利用者們超愛喝咖啡,在愛媛縣的機構裡也是,然後大家又都超熱情地會幫我一起準備咖啡,讓我實在不好意思婉拒,因此也漸漸從喝咖啡必定晚上睡不著,到喝了咖啡也能好好睡一覺的地步了,當然,回來台灣之後,我還是很少主動喝咖啡的啦!

放假的時候,或洗洗衣服、走15~20分鐘到最近的7-11逛逛,不然就是寫寫信、看看書,還有最開心的是帶著照相機去散步,看看山、看看蘋果樹、看看附近的房舍、看看這裡的公園,想要全部都記錄下來、深深刻畫在腦海中,不過,終究沒去成那間位在從三愛莊走路20~30分鐘左右可到的『柏青哥』。對了,因為我曾提問過是否可以使用網路,這裡的莊長竟然請工作人員幫我裝了一台可以中文輸入的電腦,讓我在放假時可以到辦公室去上網與收發電子郵件,我自己還下載了MSN的軟體,所以那時也有幸在短暫時間得以與台灣的朋友們線上通話;看著工作人員認真詢問電腦公司如何安裝中文輸入軟體、並開心地告訴我可以使用那台電腦時,驚訝之餘,內心的感動真是無法言喻、眼淚差點奪眶而出呢!

辦公室以外,「保健室」也是我常去晃蕩的地方,因為那裡的電腦!記得有一次因為在我的Notebook裡打好要給同期同學的信,但卻無法在辦公室我的專屬電腦中列印出,而辦公室裡職班的工作人員也無法搞定,便找來了對面保健室裡、據說略懂電腦的護佐先生,經過一番折騰,還是無法搞定,於是我就被請到保健室去使用設備較新穎的電腦了。不過,往後的日子也除非辦公室的電腦無法作用,我才會過去保健室叨擾,不然總是要人家特別為我開機也怪不好意思的呢!

這裡的生活,雖也每天看似相同、實則不同地忙碌進行著,但相較於台北的快速而混亂、盲目的步調,感覺卻是清閒了不少。回想著、回想著,那片美麗的山、那些美麗的樹、藍藍的天,以及我住過的那間小小的和室,就又這麼清晰地印在眼簾裡,耳邊也似乎再度傳來那台陪伴我度過70多天光陰的古董收音機播放的聲響了。

Eunice 2006.10.10
In Taipei,Taiwan

p.s照片是「友愛寮」中利用者的衣服分配方法,在大帆布上貼上利用者的名字,再攤在地上一一對照衣服上的名字來整理剛洗好的衣服。

euniceg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