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7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親愛的~~

收信快樂!!

お元気ですか?

坐著担當者內海先生的車,逐漸蜿蜒上山,我來到了位於榛名山約500公尺高的山腰上的「三愛莊」─一個約有40年歷史、佔地約40個棒球場那麼大的成年智能障礙者生活機構。

看著車子駛入這個被群山、白雲擁抱的區塊,複雜的心情也漸漸清朗。

首先,我被引領進入大門左手邊的行政人員辦公室中,以宅急便先寄過來的兩箱行李,已在辦公室的一角等著我了,然後進入「莊長室」中,身為莊長的阿部先生正親切地等待著我,歡迎我的到來。阿部先生和內海先生簡單地介紹了這裡的環境及注意事項,並詢問我喜歡與不吃的食物、衣服是否足夠…等日常生活該注意的事項,阿部先生還一一細數曾在這裡研修過的台灣先輩,並告訴我只要有任何問題,隨時都可以找他。因為自己的遲到卻等到這樣親切的對待,除了加深不好意思之外,似乎也已經拋除了「深山中的恐懼」了。

接著,我認識了行政人員之後,便提著行李隨著工作人員來到我接下來二個月的棲身之處。這是一棟員工宿舍,一樓是客廳、廚房、廁所、浴室、及一間大和室,迴旋的樓梯上了二樓,共有五間個人房、及一間洗衣兼晾衣間、一間廁所;我的房間被安排在正中間,是一間簡單的小和室,裡面只有一張矮桌及一面壁櫥、當然還有棉被囉,另外,他們也幫我弄來了一台相當古董的收音機,讓我往後的日子可以有廣播的伴隨而渡過!而整棟宿舍中,除了我之外,只有另一位20出頭的妹妹也住在這兒,但是因工作時間的關係,相見的機會並不多。雖然是老舊的建築,但已較東京的宿舍可以使用的空間多了許多,而且,窗外有陽台,讓我可以看日出、看夕陽、當然最常還是看星星了,山裡無光害,夜晚的星星特別明亮。

稍微休息、簡單整理了行李之後,內海先生一一帶我參觀、認識了整個環境,並簡單向其他工作人員介紹我的到來。第一天剛到,驚嘆著這裡腹地的寬廣之餘,也只能先記住辦公室、宿舍、及餐廳(食堂)三者之間的位置了,於是,到三愛莊的第一天,就在宿舍客廳中邊用餐邊看電視、隨後整理行李中結束。

三愛莊,原本是一個機構,但為因應日本政府推行小型化機構,這裡也劃分成三個子機構─薰園、清泉園、櫻園,但是其實只有行政上的劃分,在地理位置上並沒有特別圈隔,仍是以往的地理配置。
薰園,內含四個「寮」,即四棟建築(宿舍),二棟女生宿舍、二棟男生宿舍,這裡的利用者(案主)是屬於障礙程度較輕、能力較好的,平常白天會進行工作技能訓練,三餐用餐也都聚在食堂食用。清泉園,內含三個寮,亦是男女分開,這裡的利用者障礙程度較薰園的利用者稍重,白天雖也進行工作技能訓練,但卻不如薰園的利用者一般要求,而這裡的利用者的三餐則由工作人員以小貨車從餐廳配送到寮中,再由寮裡的工作人員分配及協助用餐。櫻園,有男、女寮各一,這裡的利用者之障礙程度是三愛莊裡最重度的,因此待在寮內的時間是最多的。另外,尚有六間「group home」散落在三愛莊周圍,每間居住四名利用者,白天多外出工作,每間配置一名照顧者,協助其整理環境及備餐。

另外,雖說這裡是「深山」,但也沒那麼深山,雖然坐電車到涉川車站下車後,尚要轉乘公車約20~30分鐘,至六本松站下車後再步行15~20分鐘才抵達,但是附近滿是蘋果園,且還有另外一間智能障礙者機構及一間養護學校(特教學校)、一間醫院就在鄰處,沿著公車站的柏油路往上行,還是在日本亦相當知名的「伊香保溫泉」,據說日本天皇特別喜愛到此泡溫泉,而我來此之前,日本語老師也曾提到這裡的有名溫泉呢,還有,這裡的烏龍麵也是有名的呢!(只可惜我都沒吃到…) 有過住在愛媛縣芋頭田間的半山腰機構的經驗,這裡根本就熱鬧太多了呢!

總共加起來約200多名利用者的三愛莊,每天就在這個風景優美的地方,渡過他們的每一天,而我,也在2004年9月14日起,開始加入這個群體生活,進行另一種體驗。

Eunice 2006.07.22
In Taipei,Taiwan

euniceg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親愛的~~

收信快樂!!

お元気ですか?

2004年9月上旬,在那詭譎氣氛的短暫東京相聚,我們被宣判即將前往研修的第二個機構;這一次,大家都在東京近郊,L還是最近的、就在東京都區外圍,J、S、H都在東京隔壁的神奈川縣,只有我在隔了東京兩、三個縣外的群馬縣,這一次,我往北走、成了距離大家最遠的。

確認宣判即將前往的地點後,日本語老師分別與我們約談,告知我們機構的情況,以及提醒要電話與機構連繫之事項。不知是老師真的很放心我、還是老師始終對我觀感不太好,只簡單地對我說、我將去的機構在深山裡面、之前有哪些台灣的先輩也曾在那兒研修過、不用擔心,並藉機告訴了我一段與先輩在該機構研修之後結緣的故事:該機構的理事長在某年原定要來台灣參加某先輩的婚禮,但在去買禮物的途中、發生車禍而亡故! 聽到這裡這樣的一段「緣」,對於陌生的群馬縣、與同學們遙遠地分離、深山裡面…等等印象,真是更加深了我的不安與恐慌啊!! 但是,恐慌無用,因為除了自己與同學之間在詭譎氣氛中的情緒之外,還有更多要準備的事務在等著:整理從前一個機構回來的行李、打包前往下一個機構的行李、準備已用不到的行李先寄回台灣,還有查詢前往機構的交通方式、買車票、與機構連繫、申請延長居留的簽證、討論二個月後回東京將舉辦的告別感謝party、思考及與同學討論研修報告的撰寫,另外,洗衣服、清理食物、整理房間環境…等等,都要在9月9日被宣判的那一天起,至9月14日前往下一個研修機構的五、六天中完成。

現在想來,還蠻佩服自己在還未從愛媛縣的炎熱、與同學間的複雜情緒中恢復,馬上又是一堆事情、又是分離,這樣的混亂中走了過來。

9月14日,我是第三個從東京宿舍出發的,告別了還在宿舍的S與L,拖著行李,再度前往另一個陌生的地方。這一次,我選擇了乘坐快、慢車的轉車,想要在車程中調整自己的情緒,邁向另一段新生活。

這次雖然不是在無人車站下車,但是中途換車過程中,也遇到了小波折:因為離開宿舍時的情緒太複雜,導致我錯過了一班車,也就錯過了要接快車的時間,當然,就勢必錯過了與機構約定報到的時間。「第一天報到又遲到,想必接下來二個月應該沒啥好日子過囉~」正這麼想著,所以,緊張地趕緊向站務員詢問有何方式可以早點抵達我要到的『涉川駅』,然而只有慢車接慢車地慢慢轉囉,於是在確定知道我該在哪站轉車,便趕緊打電話至機構,再三地抱歉並承諾我會安全地抵達『涉川駅』,再趕緊搭公車前往機構;然而,電話的那一頭,卻傳來溫柔的聲音,一邊安撫我、要我不要緊張,一邊確認我當時在哪個車站、是否知道該如何轉車,隨後則告訴我,我的督導(担當者)將會到『涉川駅』來接我上山,抵達車站時請尋找寫有我名字的牌子來認人;當下,我真是又感動又不好意思!

終於,輾轉轉了幾班車,我順利在『涉川駅』下車,並看到我的担當者、有點不知所措、看起來就是一副很認真的人,於是,來不及細看『涉川駅』是個什麼樣的地方,便坐上督導的車,前往位在「深山裡面」的機構了。

Eunice 2006.07.14
In Taipei,Taiwan

euniceg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