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

收信快樂!!

お元気ですか。

『りんご』或許是我最早認識的日文字了吧!從小在家中聽著長輩們的對話中所使用,自然而然就學起來了。只是,一直以為這個詞彙代表的意思就是『蘋果』的台語發音,到了高中才被同學糾正正確的台語發音,及至此時,才恍然大悟原來『りんご』是日文呀!

初到日本時,為了讓日方相關人士對我們早一點認識,因此製作了紙本的自我介紹書。在初在日本見面的學長姊協助之下,我們以自己熟悉的語言透過學長姊的引導及翻譯,介紹自己的工作組織、工作性質、興趣、舒解壓力的方法…等,其中還包括喜歡及討厭的食物,當時我毫無思考地就脫口說出喜歡『りんご』,一方面是慶幸自己知道這個日文,一方面也是真的喜歡蘋果的香甜滋味呢。

那一天在宿舍附近的超市買了幾顆大蘋果,正在削皮準備切塊於晚餐後與你們一同分享,你走了進來,好奇地看看我在做什麼。因為習慣用削皮刀處理蘋果皮的我,一時未能在我們的小廚房中發現這個工具,於是正笨拙地以水果刀與蘋果皮奮戰,你在旁看了一分鐘後,終於忍不住我的笨手笨腳,出聲笑我:「技術がないね!(一點技術都沒有!)」於是,不甘心地想看看你的技術有多高超,便將手中的蘋果與水果刀交給了你,想不到你果然以熟練地技巧運用著水果刀,將蘋果皮削成了美麗地條狀。當時除了感佩之外,不禁想到學生時代曾流傳過的一則預言:只要能將蘋果皮削成一長條狀而不斷掉,就能尋覓到幸福的愛情!看來,我是真無那福份了吧…

到機構實習期間,某一天自行外出散步時,得知群馬縣的涉川市(當時所在位置)有許多的蘋果園,我這個未曾看過蘋果樹與結在樹上的蘋果的城市鄉巴佬,在回到機構後,便興奮地詢問那裡的工作人員,距離最近的蘋果園位於何處?心中盤算著於下回休假時再自行前往探險。也因為這樣,機構裡上至莊長先生,及常接觸的工作人員,都陸陸續續知道我喜歡蘋果這件事,機構的護士先生還在某天送了我三顆大蘋果,要我好好品嚐呢!(可惜我後來把它借花獻佛,於前往S當時實習的機構拜訪參觀時,當做見面禮了…)

某天,機構中有位案主的家長,在帶我去尋訪火山的路程中,得知我喜歡蘋果,便在路邊一處販賣處買了一袋蘋果,並向店家借來菜刀,要我自己切來吃。可是,當我費力地拿著菜刀向可愛的蘋果進攻時,這位媽媽卻笑了出來,說我好像在削鉛筆一樣! 啊~~~真是難過呀! 只好笑笑承認自己真的跟菜刀大哥很不熟…

就在離開群馬縣實習機構的最後一回休假時,機構中有位親切的阿伯級員工,問我是否還有哪裡想去?正悶著沒有人有空在那蘋果盛產的時節帶我去探訪蘋果園(因為自己終究還是沒去成),我毫不猶豫地說出了這項心願;而這位阿伯,竟熱心地承諾要帶我去一探蘋果園而努力調開了他的工作時間! 就在那個週日,阿伯帶我來到機構附近(開車很近、走路很遠的那種距離)的一處蘋果園,讓我終於得以和期待許久的長在樹上的蘋果兒做了近距離的接觸! 蘋果園是阿伯的親戚的心血,種了許多不同種類的蘋果,有紅玉、富士…等,每種蘋果還有不同的產季,在我造訪當時正是富士蘋果的盛產季,但卻因連續不斷的颱風侵襲,而使得當時產量不如往年佳,一顆在市場上的價格可達300多日幣(約台幣100多元左右)。由於蘋果園也開放讓遊客進入摘採,我也在阿伯親戚的帶領下,提著籃子、拎著水果刀展開首次「狩蘋果」。阿伯親戚一邊告訴我怎樣摘蘋果,一邊指點我哪一顆比較好吃,還讓我多嚐了幾種不同的蘋果。當摘了幾顆之後,我猛然想起身上的錢不知夠不夠帶這幾顆蘋果離開,阿伯卻又多摘了許多顆放入籃中,要我帶回去吃! 結帳時阿伯堅持不讓我出半毛錢,還要我試喝了現搾的蘋果汁;當我脫口說出「美味しい∼」時,那一天,我除了帶回十幾顆的蘋果,還有一大瓶新鮮的蘋果汁!

要離開機構的前一天,帶我去看火山的那個案媽,不知從哪位員工口中得知我將於隔天離開一事,竟提了一大袋蘋果(有十幾顆呢!)到宿舍來先為我送行。當時,我真的好想好想把那麼多好吃的蘋果全部帶回東京和你們一起分享,甚至想要寄回台灣讓親朋好友也可以嚐到我吃到的香甜蘋果。可是無奈必須考量我所能負擔的行李重量,不得不將最後於群馬縣那一個星期收到的將近30顆的蘋果,留下幾顆小心翼翼地擠進行李中,其餘的只好一一分送給機構員工當做臨別致謝禮物了(ㄜ…又是一次借花獻佛…)。

因為喜歡蘋果,又剛好到那個有蘋果園的地方,雖然不是日本產蘋果最著名的青森縣或長野縣,但是,我也因此有幸探訪蘋果園、因蘋果而留下許多回憶。現在,每當我拿起水果刀削著蘋果皮時,這些體驗總是不經意地浮現…或許哪一天,我用水果刀削蘋果皮的技術練就純熟了,或許會有不同的蘋果經驗吧…


Eunice 2005.4.2

In Taipei,Taiwan

p.s1.你知道日本的兔子是吃蘋果皮長大的嗎?...
2.附上的照片,就是「狩蘋果初體驗」時所拍的嬌豔欲滴的蘋果兒!

euniceg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